區塊鏈如何掘金萬億社交電商行業?


社交電商、直播電商、網紅電商這些關鍵詞是近兩年的熱點,爆發出了一個5萬億的市場和上億從業人群的私域流量電商業態,輻射數億消費者。私域流量業態是比較典型的流量去中心化業態,以KOL/KOC這樣的意見領袖者個人為中心形成社區。這類社區化的電商形態和區塊鏈的共同點是激勵明確,個人利益最大化則集體利益也最大化。

但是這個爆發式增長的藍海市場也很多痛點,比如流量的使用權和所有權分立、流量個體無法獲得總體發展的長期紅利等。區塊鏈如何在這樣的業務生態裡解決問題,又能帶來多大的增益?

為此,鴕鳥區塊鏈加密情報局第七十九期邀請了UCC戰略投資人及聯合發起人Charlie Yip葉泓毅、黑金公社創始人張卓涵和Lucia創始人焦玉龍分享觀點,為大家解答疑問。

以下為直播實錄(內容稍有調整):

主持人:最近區塊鏈熱點不斷,中國數字人民貨幣也開始推進,算是出圈走進普通老百姓的錢包,真正走進大眾視野,可以預見接下來區塊鏈真正的主力市場會誕生在應用場景裡。那麼三位都是在從事區塊鏈的商業應用,先請三位分別介紹自身業務和簡單觀點。

Charlie:UCC的全稱是United Commercial Community聯合商業社區。顧名思義,這是在做一個分佈式商業聯盟。簡單來說UCC主要服務於目前最大勢所趨的分佈式電商行業,包括社交電商、直播電商、網紅電商等流量去中心化的個人、團隊、平台,實現消費各環節的價值化與資產化。反觀區塊鏈這幾年的發展,從早期的ICO的這個階段開始,最終區塊鏈還是要回歸到一個有價值的資產或者社群,而不是不能落地的項目。

張卓涵:黑金公社是去年年底上線的一個聚合返利的綜合性平台。在黑金公社平台上你可以看到拼多多、淘寶、京東、餓了麼上的商品和服務。在我們平台裡面購買他們的商品和服務會獲得隱藏的優惠券以及返利,這就是我們的基本業務模式。

黑金公社一開始的定位就是全民合夥人制的電商,我們定義消費力為生產力,利用區塊鏈通證的思維,將用戶的貢獻值以一個非常公平而透明的機制固化下來,讓所有對平台成長做出貢獻的消費者和推廣者都可以一起享受平台成長的紅利,就像合夥人一樣。而這一點是傳統股權做不到的,但是區塊鏈可以。這是我們開始做黑金公社的初衷。很多用戶在對外推廣黑金公社的時候,是這樣形容黑金公社的:我們在淘寶、京東、拼多多買了許多年的東西,貢獻了許多的利益,將這些平台“捧”成了一個幾千億美金市值的上市公司,但是消費者並沒有獲得什麼,只是在這些平台上剁了手。而黑金公社不一樣,在黑金公社剁得每一次手,未來黑金公社上市的時候,其資本溢價是可以和用戶分享的。

所以在黑金公社的APP裡面,大家會看到一些比較特別的功能。比起花生日記、粉像生活等同類型的平台,黑金公社除了購物、分享、可以看到獲得多少錢的返利和能夠使用多少錢的隱藏優惠券以外,還多得到了“黑金碎片”。黑金碎片平台裡面有一個合成功能,可以合成為黑金,得到黑金之後,用戶可以凍結黑金,這樣每天就可以領取平台分紅。這就是一個最簡單的黑金公社獲得貢獻值以及依靠貢獻值獲得收益的過程。我們認為,這些理念和功能在今天這樣的時代裡面傳統金融是無法實現的,所以我們把目光聚焦在區塊鏈上。我們希望利用區塊鏈技術、區塊鏈通證、社區自治以及社區共贏的理念去實現讓所有用戶都能跟隨著平台一起成長,一起獲得長期收益的生態模式。這就是我們整個黑金公社一個最最簡單的模型。

焦玉龍:關於區塊鍊和行業的結合,我覺得應該是指如何把技術應用到我們的生活場景裡,成為這個場景裡的最優解。其實技術本身沒有價值,運用的技術才讓技術有價值的。我們曾經在行業裡嘗試過很多的場景,比如說支付場景。然後得出來的結論就是支付場景在我們看來是一個偽命題。 token應該錨定的是不確定價值的資產,比如這個數據值多少錢沒有一個行業標準,對每個人來說它的價值是不同的,我們做的某一個行為值多少也是沒有辦法確定的,甚至於我們對未來某一個物品的未來預期,這些都是不確定的。所以最終得出來的結論就是未來的支付領域絕對不是說通過token來完成的,消費應該是穩定的數字貨幣的使命,而不是企業通證的使命。

就從目前的認知來看,短期內激勵屬性應該是區塊鏈顛覆傳統行業最大的價值,所以激勵性的場景應該是最受看好的場景。另一個就是以投資接待為主的金融屬性賽道,因為區塊鍊是自下而上的一次商業創新,如果把流量分為淘寶型的平台流量、社交直播電商型的QL流量、社交型的私域流量和直銷行業的流量的話,這些流量中最具備自然型的人格,也就是說更容易被激勵同時又有投資金融屬性的流量是直銷流量,其次是後社交電商的社群型流量。他們特別像我們今天中國的小商戶,小商家的流量。 UCC整個精準流量就是這樣的一群流量,這也是我們最看好UCC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UCC的基本機制是怎麼樣的?

Charlie:UCC採取的是EPOS全新的共識級別機制,來實現算法挖礦加業務生態同群共享的可以真正進入到應用場景的模式。挖礦產出了UCT。 UCT是UCC社區代幣,總量設定為5萬枚,採用NFT智能合約礦機進行100%挖礦,挖礦後自動分配給礦工生態和業務生態的貢獻者。那麼業務生態為什麼分配到token呢?是因為業務平台加入到UCC這個社區,用平台貢獻者的流量價值以及創造的收入利潤,在為UCT提供最基礎的托底價值,並且提供各種用途支撐,使UCT成為有真實需求價值的權重資產。為什麼需要業務平台提供這種價值支撐,請張卓涵介紹一下。

張卓涵:我們提供價值支撐的理由或者邏輯就是我們平台希望把UCC的礦工生態創造的資產化的區塊鏈價值帶入給我們的用戶。所以我們希望藉助區塊鏈使用戶獲得長期的資產價值的,把我們前面提到的貢獻值真正變為一種獨立的資產。要將實體消費的價值轉移到金融資產是一個非常複雜和高難度的事情,其實非常難去兼顧到每一個人在每一個時刻的貢獻和收益,但我們又希望黑金公社能夠實現這一點,讓我們的用戶感受到不一樣,感受到他們的每一次消費都是在為自己積累一份未來還能生錢的資產,因此,我們願意給UCC提供這樣的一個價值支撐。在黑金公社平台內有升級的規則,級別越高獲得的佣金和返利就會越高,折扣也會越高,這樣更工具型的作用和功能。用戶擁有的UCT,也就是擁有黑金,我們可以每天給UCT提供分紅。工具用途和資產用途都賦能給UCT,同時我們希望整個UCT的價值能夠分給用戶生態,分給消費者和推廣者,讓他們也能夠通過現在的簡單消費和推廣,未來就能夠享受到金融資產的收益。

主持人:黑金公社是如何與UCC實現生態合作的?為黑金公社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

張卓涵:黑金公社等於是UCC的第一個生態項目。其實黑金公司也已經感受到一個好處就是UCC深圳運營中心的礦工也是投資者,我們稱之為礦機投資者,同時他們也需要消費,這樣就有很多礦工也進入黑金公社的平台裡面,成為黑金公社的消費者。黑金公社的用戶一些感受到UCT價值的用戶也有成為UCC礦工的。這樣的合作讓我感覺到消費者和投資者的邊界模糊了,投資者有可能成為消費者,而消費者也可能是投資者。未來合作方進入這個生態,他貢獻一份流量就可能享受黑金公社和UCC兩份流量,兩份價值,那這樣一個價值共享、流量共享的生態就可以逐漸形成了。

這樣的生態對所有合作方都是有利的。因為我們的利益最終都體現在UCT這樣的通證資產的價值化、也就是未來的資產化價值裡面。而這一點在傳統的世界裡面其實是很難實現的,但是聯合起來就是這個行業內非常重要的一股力量。無論你是哪個平台的用戶還是UCC的礦工,都能夠暢遊這個生態裡面,這個也物體裡面,因為底層價值是相通的,是被所有這些平台團隊和人所認可的。所以我覺得應該是說,這樣一個簡單的開始已經給黑金公社帶來了用戶認知和流量共贏的變化。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趨勢,我們接下來會在UCC理念下,吸收更多的平台加入,整個生態就會更好。

主持人:如何賦能更多黑金公社這樣的電商平台?雙方價值如何實現1+1大於2?

Charlie:UCC接下來就會接入很多商業生態項目,用UCT已經實現的價值共識、用戶流量和鏈改經驗,幫助他們把消費整個環節的人、事、物的串聯起來,都實現資產化,讓上下游用戶更快體會到接入區塊鏈的價值,與平台或leader之間形成更緊密的綁定關係。如何讓所有人都站在一條利益線上,這是UCC賦能給這些平台的價值。同時,這些平台的加入,一定是要為UCT提供價值托底的,比如它要認可UCT成為它平台的權益載體,要讓持有UCT的人到他平台之後就能得到各項權利。隨著加入的平台越多,價值載體越多共識就越大,UCT就越有價值,那麼你就越想享受到UCT的價值和整個社區的資源,那你來加入就也得貢獻你的價值和資源,那UCT價值就繼續提高,整個社區雪球就會越滾越大,實現1+1大於N的效果。

主持人:焦總如何看待加入這樣的社區?

焦玉龍:在我個人的認知裡,我是非常非常看好的,我認為以KOL為核心的小而美的電商是未來的主流方式。

我記得2013、14年的時候,蘑菇街和美麗說都實現了超快的流量增長。當時淘寶就禁了美麗說。原因就是馬雲內部開了一次會議得出的結論就是允許小樹林的存在,絕對不允許大森林的出現。那個時候美麗說的流量增長非常快,很有可能從一個小的樹林成長為大的森林,所以當時就被禁了。大家後來也知道美麗說的發展各方面速度就全面降緩了。今天的電商已經進化到以QL和信任為核心的電商方式,小樹林成為了主流,所以我個人非常看好UCC的商業模式。通過激勵的方式讓一個個小樹林成長起來,那麼UCC自然而然就能成為大的森林。這個演進的過程其實就是電商行業萬億級的賽道,這個釋放能量的過程應該是屬於這個時代的每個人,不管他的年齡是10幾歲20幾歲30幾歲40多歲,還是50多歲,甚至六七十歲。

最後作為一個踩過很多坑的過來人,我也希望給UCC的團隊以及項目方分享一些個人經驗和血的教訓。有的時候賽道選對了,技術也都是最好的配置,但也需要遇到對的人,也需要運氣。就像我們一樣,其實創業的過程中,一開始就是經過努力得到過很好的高點,一個很好的成果,但後來遇到了疫情,然後最要命的是還遇到了很多作惡的人。因為這個行業離錢非常近,這就能夠激發每個人心裡的惡,會讓人做出很多不好的事情來。對於項目來說可能就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希望未來UCC的團隊在這麼好的配置之下,能有好的運氣,每個團隊能把風控做好,就是要膽大心細,戰勝這個行業的心魔。這個行業就是“心有猛虎,細嗅薔薇”,最後祝愿黑金一路成為行業的黑馬!

張卓涵:就像焦總說的,其實這個行業是一個離錢很近的行業,這一點葉總應該更有體會。那在這樣的行業裡面,打著區塊鏈幌子的騙子項目、假象就非常多。我其實想分享一個最簡單的觀點就是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免費的午餐。一些看似不花錢的項目就只是感覺很光鮮,或者說表面看起來成本很低,但實際上最終你可能會在裡面蒙受非常大的損失。

在黑金公社邏輯裡面不存在零擼的情況。所有用戶來是要給平台貢獻利潤的,有了利潤才能夠去支撐整個項目的發展。所謂免費的午餐無非是一個人的錢去補前面一個人的錢,這其實就不是在零和博弈了,這就像去賭場賭錢一樣,可能賺錢的概率都不到10%。

主持人:近期區塊鏈行業DeFi、NFT等玩法很火,除了賦能電商應用場景,UCC在金融領域是否有衍生,有沒有更多玩法來提升UCC的價值?

Charlie:金融玩法只是一個自然衍生的產物而已。UCC的價值首先是建立在社區的共識及生態業務發展上,我們會通過接入具有良好投資潛力的商業生態項目加入UCC生態以此來提升UCC的價值。這樣可以更好回饋UCC的早期生態參與者。然後我們接下來會推出比如全生態挖礦及數字身份DeFi幾個大金融板塊,也是從業務生態的幾個核心特點自然延伸的,剛好又能非常大的提升UCC價值。比如全生態挖礦,UCC本來就會吸納許多商業生態項目加入,那麼只需要用UCT的礦機就能實現全生態多幣種挖礦;再比如數字身份DeFi,全稱是數字身份收益權DeFi,你在整個生態內的流量關係網帶來的各種數字化收益,因為有區塊鏈的記載你就可以想像為自己是個公眾公司,把自己打成資產包了,因為你有明確的收益,你自己就像無數份股票或者說ABS。這些其實都是因為UCC業務生態自然進化的,價值的提升只是順路的結果。

主持人:普通人如何參與進這樣一個生態,張總能否簡單告訴我們一個綜合的獲利方案呢?

張卓涵:其實對於目前最基本的生態來講,我覺得非常簡單,第一個就是成為UCC的礦工,去依靠維護UCC的共識來獲得比較穩定的挖礦收益;第二呢就是成為社區內各種應用的用戶,目前就是黑金公社的用戶,通過成為業務的消費者或者推廣者,做出應有的貢獻去獲得社區的收益。我覺得前期的行為都是一種投資,從中長期來看,隨著中長期生態的越來越大,那麼現在你手上一開始就挖到或者說兌換到的UCT未來就會讓你在整個生態裡面獲得更高的收益。其實就是從現在開始進入,然後去從礦工生態或者從業務生態花時間入手,用時間和付出來獲得相應的早期收益。

我也想另外再提供一條思路。黑金公社本身是一個平台,它可以容納各種各樣的商品。 UCC是一個市場,它意味著這個市場裡面可以容納無數個黑金公社這樣的攤位,所以如果是手上現在已經有產品,甚至有團隊的朋友可以整體化加入到這樣的一個生態中,進行流量、資源和收益的共享。就像前面焦總說到的,小樹苗是壟斷企業他可以忍受的,但是他們不可能容忍大森林。 UCC這樣的生態不需要去單打獨斗地考慮上市的問題,因為從第一天開始,你就已經獲得了在這個社區上市的流動性,基於區塊鏈上記載的通證,從你的用戶進來的第一天、從你帶著你的團隊進入的第一天開始就可以開始獲得了。我也是代表咱們這個行業從業者希望這樣的人、這樣的團隊、這樣的小平台、小森林都加入進來。傳統的壟斷性企業可能是排斥的,但UCC是包容的。這就是我特別想分享給大家的路線。總之希望今晚參加AMA的朋友,都建立一個資產思維,而不是賺現金思維!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