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Su Zhu:社區而非VC 推動了DeFi 繁榮,DeFi 去中心化是個過程


Su Zhu 認為DeFi 產品的採用最終將會集中於亞洲,VC 模式嚴重阻礙了DeFi 的發展。

鏈聞獲得Uncommon Core 授權翻譯並發布中文版本,Uncommon Core 是由新加坡合規對沖基金Three Arrows Capital 創始人Su Zhu 與加密貨幣獨立研究員Hasu 聯合策劃主持的一檔播客對話節目,觀點前沿獨家,深入透徹,收聽地址

編譯:Leo Young

著名加密貨幣研究者、Uncommon Core 主持人 Hasu 最近在播客節目中與對沖基金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聯合創始人 Su Zhu 探討了當前DeFi 熱潮中一些熱門話題,尤其是去中心化與中心化的衝突,其中一些觀點頗值得關注。

專訪Su Zhu:社區而非VC 推動了DeFi 繁榮,DeFi 去中心化是個過程

Su Zhu 認為:

  • 不能指望DeFi 這些東西被構建出來就立即實現去中心化
  • 預言機層要想完備還需要很多年時間,在完備之前是做不到真正的去中心化的
  • DeFi 項目很難在獲得資金、吸引人才、去中心化、提供用戶真正想要的產品之間取得平衡
  • DeFi 產品的採用最終將會集中於亞洲
  • 加密VC 領域存在問題,很多團體都習慣跟風,這樣積聚了風險

Hasu:DeFi 現在正是個熱門話題,看上去前途無量。 不過,我也聽很多人說,這所謂的「去中心化協議」都是鏡中月、水中花,人們會說,每個DeFi 協議「都是秘密中心化的」。 以管理密鑰或治理代幣為例,在Maker 協議上,如果有人控制足夠數量的治理代幣時,可以基本操控治理合約,並在任何時間點分叉出他們想要的任何規則。 另一件重要的組建是預言機,人們說,這些(預言機)「都是幾乎中心化控制」的。 例如,以Compound 協議為例,可能是公司內部的人來管理預言機,他們甚至不公開有多少不同的預言機,也不公開它們是如何工作的等信息。 你如何回應這類說法?

Su Zhu:我認為這些只是現在的事實,你不能指望這些東西被構建出來就立即實現去中心化。 原因是,必須有資金來支付給開發人員,必須有能力在某些方面改變一些一開始不起作用的事情。 所以,如果你在開始的時候就把它直接交給社區,那麼你將永遠不會有足夠的資金來構建你的產品,也無法從你所做的事中提取某種價值。

其次,如果你只是把它們交出去,你也將無法正確地進行升級。

2017 年時,我們看到過很多中心化團隊搞的騙局。 那個時候,中心化幾乎就意味著是一個騙局。 但是,DeFi 中的每一個協議,我相信他們有發展路徑,有一路線圖,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去中心化,很多都與他們在各種時間點可用的資源相掛鉤。

至於預言機這個問題,你知道,他們必須擁有幾個非公開的預言機,因為預言機層要想完備還需要很多年時間。 在完備之前是做不到真正的去中心化的。

你責怪他們在去中心化真正可行之前就開始構建各種產品,我認為有點太苛刻了。 相反,在完全去中心化之前,他們應該吸引大量的資本,但這取決於他們自己的道德水準有多高。 如果他們是善良的,我個人覺得為什麼不這麼動手干呢。 但是,如果他們到處吸金數十億,鎖定這些資產,然後卷錢跑路了,就很不好了。

我認為人們可能很容易陷入一個心態:它是去中心化,它就是好的,如果它不是去中心化的,它就是壞的。 在實踐中,產品是以去中心化為目標的,但它們不可能一開始就去中心化,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個項目真的已經到了完全去中心化的程度。

Hasu:去中心化不僅僅是一種時尚,它本身不是目的,去中心化往往是達到目的的手段。 在我看來,這是承受監管的能力。 因此,很多加密貨幣的唯一目標是監管套利,因為不使用區塊鏈效果會更好,對吧?

Su Zhu:是的, 以這個標準來衡量, 所有的DeFi 團隊某種程度上講都很失敗。 因為他們仍然非常公開, 他們在Twitter 上發言, 他們在Medium 博客上寫文章。 他們無處不在,參加所有會議。 他們害怕去做有點危險的事情, 對不對? 因此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協議去合成股票類的東西。 你想過為什麼沒有呢? 我認為這個問題又回到我原來的點,即你需要吸引人才來構建這些東西、需要真正的技能來建立這些東西,不是人們一覺醒來,這些東西就莫名冒了出來。 在現在或在未來的某一時間點,我認為會有非常酷和更具顛覆性的東西被發佈出來,有點像區塊鏈的原始願景。

我必須說,理想中的東西非常迷人:讓人們聚在一起,想出好點子,幹出來,然後發佈人們用起來,一切運轉正常,也沒有人試圖從中獲利。 但是不幸的是,這不是現實世界,即使是資金雄厚且歷經多年開發的產品,開發工作仍在進行中,仍然不斷發現有漏洞。 就拿智能合約審計來說吧, 如果是一個沒有資金的團隊,一個貧窮的匿名團隊,誰來支付你的產品審計費用?

Hasu:是的。 可以將DeFi 項目與比特幣或以太坊這樣的項目(主要是比特幣)進行比較。 在很長的時間裡,是由核心開發人員來進行審計的。 比特幣就像擁有數十名不拿薪酬的審計人員。 當項目具有強大的意識形態基礎時,可以這樣做,但對更平凡的金融服務而言,很難做到這一點的。

因此,DeFi 項目很難在獲得資金、吸引人才、去中心化、提供用戶真正想要的產品之間取得平衡。 在我看來,用戶真正想要的東西就是那些可能會違反監管法規的服務,而DeFi 的發展程度還太能夠提供這些東西,比如講標普500 成分股票合成資產或特斯拉股票合成資產等等。

還有一個治理的話題很有意思:誰來控制這些DeFi 協議? 我認為對於Maker 和Compound 來說,主要投資者都來自美國。 A16z 在這兩個項目中是最大的投資機構。 A16z 本身是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的基金,他們可能必須遵守法院命令或別的東西。 因此,我在思考……在美國構建DeFi 協議有什麼利弊,還要思考,比如你的公司和主要投資者都在美國,你是否願意讓這個新興的DeFi 協議離開美國遷往亞洲或瑞士?

Su Zhu:我認為DeFi 產品的採用最終將會集中於亞洲。 由於目前這些項目的難度很高,因此很多此類項目的開發人員都在美國。 但很快會出現變化,因為DeFi 應用確實需要相吸引用戶,並且需要與人們的實際需求保持聯繫。 最近出現了許多很好的項目,它們都在亞洲。

我還想說說代幣分配問題。 你提到的Maker 和COMP 的問題,也是我經常糾結的問題。 我認為VC 的目標是最終退出,然後將賺的錢返還給有限合夥人。 那種想法顯然不是你所支持的項目的目標,對吧?

你支持的產品希望是不朽的,對不對? 他們希望能夠順利進行治理,並實現大規模採用。 但是,支持這些項目的資金最終需要退出,投資方需要考慮如何讓代幣價格走高,或如何退出,而這可能對團隊不利——高昂的代幣價格可能不利於採用,但是投資方需要代幣價格很高,這肯定會阻礙DeFi 的發展。

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你知道過去幾個月中的一些紅極一時的項目,例如 Aave (其代幣是LEND),LEND 價格上漲了50 倍,還有 Synthetix 的代幣漲幅也達到了驚人的倍數。 這兩個都是非常草根的以太坊項目,有非常多匿名的用戶和貢獻者社區,並且與VC 的思維方式有很大不同。 而且,我認為在VC 領域也存在問題,很多團體都習慣跟風,如果A16z 做一筆交易,那麼每個人都想做同樣的交易,出現了許多基金隨後相互投資的情況。 我在2018 年末發表了一篇關於這方面問題的文章。 如果你研究過有多少這樣的基金相互投資,就會了解到對於這個領域來說,這種做法實際上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它們都想掩蓋住對方的屁股。

你想想 Coinbase 黑幫,然後再回溯一下有多少VC 支持Coinbase,再返回去看看Coinbase 給多少這些VC 支持的代幣掛牌交易。 所以我在思考,在DeFi 領域也是如此嗎? 答案是肯定的,它嚴重阻礙了DeFi 的發展,因為他們無法承擔風險,無法提出解決實際用例的項目。 他們必須考慮如何講好故事,如何推高市場價格,如何將目前的投資放入下一個基金募資的PPT 中。

但我認為過去幾個月來,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整個ICO 宣告死亡之後,只有超藍籌基金才能夠籌集資金,其他基金則難以籌集資金,因為投資者現在考慮的更加精確,他們知道資金分配也有很強的冪律分佈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