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避風港原則,探討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的地位與責任- 鏈聞ChainNews


法律,也為互聯網世界劃定了自由的邊界。

原文標題:《律師與黑客| #6 避風港原則——互聯網提供商的地位和責任》
講者:顧紫翬,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環境科學碩士,法學博士
整理:陳俞如

本文整理自中國美術學院跨媒體藝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精修網絡課程第六週《避風港原則:互聯網提供商的地位和責任》。

就像指南針、火藥和印刷術一樣,互聯網的出現不僅徹底改變了人類信息傳遞的方式,也從更深層次、更廣領域促進了群體組織結構和意識形態的的變革。 但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互聯網並非一蹴而就:從用於軍事目的的阿帕網的誕生,到萬維網的出現和普及,再到大規模的產業互聯網的落地,除了技術人員之外,學術、商業、工業、政治等各行各業的人都在其中大顯身手,共同塑造了當今的互聯網。 其中,立法者和法律工作者也在推動和引導互聯網的發展方面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如主張代碼應等同於言論,因為受到憲法修正案保護,以及要求使用者將修改後的衍生作品以同等的授權方式釋出以回饋社會的著佐權等等,無不彰顯了法律工作者的創新與智慧。

意大利著名歷史學家和哲學家貝內德托·克羅齊曾說過,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 通過系統的回顧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以及其過程中發生的一系列立法與司法上的演進,有助於我們認識文化與社會變遷的規律,總結提煉其中的經驗與教訓,無論是對我們應對當下的時代挑戰,還是化解未來可能面臨的困境,都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


律師與黑客| #6 避風港原則——互聯網提供商的地位和責任

第6 週我們接著這個話題,今天主要是講互聯網服務供應商,首先我來講一下什麼是避風港原則。 實際上避風港原則,如果我們在百度或者谷歌上面搜,一般來說跳出來的都是著作權法裡的避風港原則,因為國內也有這種說法。 美國的主要是數字千年法裡面的避風港原則,大部分人討論都是這個問題。 還有一個美國跟歐洲之間有一個比較著名跨境數據傳輸協議裡面也有一個避風港原則。 但實際上避風港原則的英文叫Safe Harbor Principle,這在法律裡面是一個比較通用的概念,這個概念可能幾百年前就已經有了。 Safe Harbor Principle 主要是說,比如有個法律條文,這裡面寫在滿足某些條件的情況下,你可以免受比如說法規的處罰或者不需要支付罰款,簡單來講就是一個免責條款。

避風港原則實際上最早還是在所謂的共同法國家使用的,英美法系的國家用的比較多,為什麼? 因為英美法係是按立法,所以它的法律法規寫的不會特別細。 我們是按照法律法規來判決,普通法國家是屬於按照之前的案例來判的,成文的這種法律實際是作為一個輔助作用。 所以普通法國家他的法律只會講一個大概。 比如要對某些東西進行監管,但不會具體描述,所以導致法律裡面經常會出現一些空子,只能靠法官的判例去補。 判例時間長了所有法官都這麼判,大家都覺得,我們不如通過一個修正案把這個東西直接寫進法規裡。 我們之前講過的正當防衛,就是一個標準的避風港原則,為什麼? 因為理論上來講,最早的法律都是規定說不能殺人,或者不能對他人造成身體傷害。 之後大家發現說光這樣子製定不行,因為有些人是為了自衛,別人襲擊我才反擊,我才去對別人造成身體傷害的,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再給人家判罪實際上就不合理,所以就會有正當防衛這個東西,正當防衛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屬於一個避風港原則。

今天我們會講對於網絡服務提供商,比如Google、Facebook,微信,中國電信之類的,所有這種APP 基本上都算是網絡服務提供商,這是非常廣的概念,對於這些美國的網絡服務提供商有兩個重要的避風港原則,第一個是通信禮儀法案的第230 節,這個不太在國內的語境講;第二條就是剛才講到的數字千年法案的第512 節。 我們會先從通信禮儀法案開始講,因為通信禮儀法通過的比較早,當然之所以會通過這兩條法律也是跟互聯網的整個發展是有關係的。 因為最早互聯網還沒有那麼沒有普及,實際上也相當於是法外之地,互聯網發展起來了之後,監管者才開始想到我們需要對互聯網進行監管。 那互聯網是怎麼發展起來的? 我先簡單講一下互聯網到底是怎麼樣開始走向商業化,什麼時候大規模開始使用的。

律師與黑客| #6 避風港原則——互聯網提供商的地位和責任

原始互聯網的雛形在1990 年之前就出現了,但是真正我們現在使用的互聯網是從1991 年之後開始的,1991 年互聯網之父蒂姆·伯納斯·李發布了世界第一個網頁,它也創造了世界上第一個所謂的瀏覽器,它就叫world wide web,其主要功能是提供有關萬維網的各項資料。 world wide web 實際上不是很好用,對於普通用戶來講可能要研究很久。 人人都可以參與上網實際上是從1993 年開始的,1993 年,馬安·安德森在伊利諾斯大學的超級計算機應用程序中心(NCSA) 開發出了第一個圖形網頁瀏覽器Mosaic,Mosaic 也是互聯網歷史上第一個獲得普遍使用的一個瀏覽器,因為Mosaic 添加了很多跟我們現代使用的瀏覽器比較類似的功能,讓所以普通人也可以就開始使用這個瀏覽器上網了。 這裡就是一個Mosaic 的圖,雖然這個界面看上去非常的古老,但實際上和我們現在打開Safari 和Chrome 比較類似,比如說有文檔,有編輯、有選項,他當時把這個做得非常user friendly,所有人都可以用,而且因為它用了伊利諾斯大學(UIUC) 的開源協議,所以它是可以放在網上免費下載的,不需要付費。

律師與黑客| #6 避風港原則——互聯網提供商的地位和責任

當時的上網量暴增,造成了非常大的轟動,1994 年的時候,安德森受到矽谷著名風險投資家吉姆·克拉克的邀請,成立了Mosaic 通訊公司,後更名為網景通訊公司。 很快,安德森帶領團隊成功開發出了新版本的Mosaic,並把它命名為「網景領航員(Netscape Navigator)」。 Netscape 的口號是「The web is for everyone」,這樣開放的風氣和當下很符合,因為1996 年的時候,EFF 的主席也發了一個聲明,就是加密無政府主義宣言裡面提到互聯網是一片法外之地,不需要政府參與,實際上風氣是從這種延續下來的。 Mosaic 在1993 年推出以後,在網站上有個「What’s New」頁面,幾乎每天都會提供給大家一個全新網站的連接。 1992 年底,世界上只有區區26 個網站,但Mosaic 的熱潮逐漸讓大眾了解到,並非只有電腦專家才能使用網絡,各式各樣的網站也隨之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1995 年6 月,全球網站數量已達到23500 個,等到96 年的時候,在通信立法案通過的時候,這個數量好像已經達到10 萬個了。 反正是非常龐大的數字。 因為Mosaic 和Netscape Navigator 瀏覽器的誕生,促使了互聯網開始走向大眾,人人能夠使用互聯網,創建自己的網站。

但這樣也帶來很多問題。 這就跟我們之前在第一修正案裡面講到的情況有點相似。 18 世紀末的時候,報刊的數量急劇增長,信息量太多,沒有可寫的新聞了,所以隨後出現了很多黃色新聞、醜聞八卦之類的內容,互聯網實際上當時也是這樣子的問題,在第一個沒有監管,第二個人人都創建自己的網站的情況下,人人都想讓別人來看自己看我的網站,出現了不少問題。 利用群眾獵奇的心理,當時的網頁上出現了非常多黃賭毒的內容,這也導致了1996 年通過這個叫通信規範法,它也有個名字叫通信禮儀法,因為它的英文名實際上Communication Decency,所以decency 在翻譯直接翻譯成中文的話,實際上就是禮儀的意思,但是中文翻譯可能也不太一樣。 通信禮儀法的第230 條被譽為是網絡言論自由的基石,很多人都說沒有這一條就沒有現代互聯網,我們如果沒有這一條,我們現在都不可能用上任何社交網絡。 接下來我講一下為什麼這個原因。

第230 條主要規定,「任何交互式計算機服務的提供者或用戶不得被視為由另一信息內容提供者提供的任何信息的發布者或發言人」。 簡單來講就是說ISP 不得被視為發布者。 因為在英美法系,比如說美國跟歐洲,如果雜誌發表了對於他人的誹謗性陳述,打個比方,比如說我是一個雜誌的編輯,有人在我的雜誌投稿,這個人在他的文章裡面有一些誹謗他競爭對手的內容,我作為雜誌編輯需要付負責,英國和美國都是現在還是保留著這樣子規定的。 當時最早通過普通法的原則選擇的時候是出於兩個考量,第一個就是圖書出版者或者是報紙的出版者,他可以對出版物的內容進行編輯,而且它有控制能力,所以他要對他出版的這些報紙報刊雜誌裡面出現的誹謗性陳述要負責。 通信禮儀法的通過主要就是為了控製網上那些關於兒童色情或誹謗性的內容,所以叫通信禮儀法。 不要在網上亂講話,但實際上就跟這張圖一樣,當時大家的想法是政府打著要防止兒童色情和打著要防止恐怖分子的招牌,想要控製網上的言論,因為那個時候加密無政府主義剛剛興起,所以大家對政府的這種做法非常警惕。

律師與黑客| #6 避風港原則——互聯網提供商的地位和責任

這裡先說明通信禮儀法到底是怎麼通過的,1991 年的時候,打了一個非常有名的官司,Cubby, Inc. v. CompuServe,CompuServe 是上世紀八十和九十年代初全球最大的網絡社區,為超過20 萬的用戶提供了郵件、特別興趣討論組和實時聊天網絡等接入服務。 1990 年10 月,由於CompuServe 的一個特別興趣討論組的用戶在平台上發布了針對競爭對手誹謗言論,原告庫比公司將CompuServe 告到了紐約南區法院。 法院認為,CompuServe 作為用戶言論的創博這不應承擔責任,因為CompuServe 在發布任何內容前都沒有對論壇上的內容進行審查。 由於CompuServe 對侵權言論「並不知情或理應不知情」,而且也對侵權言論沒有實際控制權,CompuServe 不能對此負責。 實際上這個官司是開了一個跑頭,當時大家都以為網絡上言論自由要朝這個方向發展的時候,結果1995 年紐約也打了一個內容差不多的案子,但是判決是完全相反的,Stratton Oakmont, Inc. v. Prodigy Services Co. (NY Sup. Ct. 1995) ,案件背景非常像。

一位匿名用戶在Prodigy Services 公司所提供的網絡論壇內創建了一個帖子,捏造Stratton Oakmont 公司的管理者存在發行股票欺詐的行為。 這一帖子隨後被許多人瀏覽並大規模傳播,最終導致Stratton Oakmont 公司的經營業績在短時間內急速下跌,遭受了巨大損失。 在Prodigy Services 公司拒絕提供該用戶信息的情況下,Stratton Oakmont 公司將其告上了法庭。 法院認為, 作為網絡服務商,Prodigy Services 公司對其所提供的留言版的內容實施了一定的「編輯控制」(Editorial Control),因此,該公司的法律定性更趨同於傳統的出版社、報社等出版者,故因對未能及時刪除其留言板內誹謗原告公司的帖子所造成的損失應當承擔相應的刑事及民事責任。 這一案件不僅開創了美國網絡誹謗侵權之訴的先例,而且為今後網絡誹謗案件中確定網絡服務供應商的法律責任提供了依據。

律師與黑客| #6 避風港原則——互聯網提供商的地位和責任

還一個有點搞笑的事情,這是個小插曲。 Stratton Oakmont 公司的總裁叫做JORDAM BELFORT,他就是華爾街之狼的原型,所以帖子內容理論上來講是沒有誹謗的,但是這是事後的事情,當時大家不知道,JORDAM BELFORT 在1999 年被抓,但跟這個case 可能跟我說的這個case 無關,是個非常有意思的插曲,實際上他誹謗的內容可能真的不是誹謗,當然當時大家都不知道,Prodigy 為了維護其網絡平台,耗費人力對內容進行審核,而其承擔的法律責任(出版者責任)卻比放任無為的其他網絡平台(比如CompuServe)更重,引發了巨大的爭議。 《時代周刊》在判決公佈兩天后發表了一段社論:「斯特頓·奧克蒙案判決書向整個互聯網世界發出了冷冰冰的信號。」 意思就是說你們不要以為網絡上就有完全的言論自由了,政府還是在看著你的。 剛剛引進法案的時候,當時這個案子應該還沒有判決,1995 年2 月,參議員詹姆斯·埃克森(D-NE)提出了《通信禮儀法》(CDA),為了規範網上的淫穢和不雅行為,但是因為Prodigy 這個案子造成非常大的爭議,然後大家覺得說估計這個法案在就可能通不過,後來眾議院克里斯·考克斯(R-CA)和羅恩·懷登(D-OR)提出了一項對《通信禮儀法》的修正案,最終成為了第230 條。

為什麼他引進法案呢? 我覺得根本原因在於他是Prodigy 和CompuServe 粉絲,這也是一部分原因,但是法律上的原因主要是三個,第一個是為了扶持新興的互聯網產業的發展,因為那時候互聯網剛起步,如果你通過過嚴的監管的話,你實際上就會扼殺他。 第二個就是說覺得平台沒有辦法處理這麼大量的請求,因為如果你要去審查用戶發布的內容,如果你漏掉可能還要負責,並且花人力物力去應付用戶的投訴或者是這種,這種需求比較難以達成。 第三個,平台責任將導致ISP 為了規避法律風險而過度刪除言論(言論自由)。 出於這三個考量,所以引入了修正案,當時還不叫231 條,通信禮儀法案通過的時候雖然帶著修正案,但大家還是覺得他對網絡上言論的控制太可怕了,因為它整個法律實話講,如果回顧最早通過的第一版原文的話,它寫得非常的模糊,並沒有仔細解釋什麼是淫穢,什麼是色情,基本上就是賦予了政府無限的權力進行網絡審查,所以當時法律通過還是引起了非常大的轟動的。

後來,美國公民自由聯盟和電子商務基金會EFF 合起來為了反對法案,舉行了兩個網上抗議,Blue Ribbon Online Free Speech Campaign 和Black World Wide Web protest,當時很多人因為這兩個抗議參與到這個活動裡面去,引起了更大的轟動。 最後通信禮儀法以法案違憲,被告上了最高法院,一路打上了最高法院,最後結果是9:0,全票通過違憲。 通信禮儀法案當時是大部分都被廢除了,但只有Chris Cox 當時引進的修正案,這一部分被留下來,成為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通信禮儀法案230 條。 但是這幾年,至少我知道的,在美國也有很多人就開始想要推翻230 條。 包括這一屆民主黨的老太太佩洛西,2019 年他說過,就是說現在的互聯網公司已經跟當時的互聯網公司不一樣了,當時他是小企業,現在他可以影響美國民主,我們怎麼還可以給予他免責,肯定不能免責,美國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有說要把230 條推翻掉,就是說從此以後不能免責。

但我講一下我個人觀點,這個絕對不能推,反正推了大家都知道什麼後果的,我們以後也不要想使用自由的互聯網了,雖然現在已經不是自由的互聯網,以後會更不自由,如果推翻的話會更不自由,美國實際上沒有真的言論自由,但是如果你把遮羞布都撤了,就真的很難看了,這是我我個人的一些觀點。

還有一個所謂的Safe Harbor Principle,就是數字千年版權法案的512 節。 這個數字千年版權法案是在1998 年通過的,實際上時間差不多,因為之前那個是在1996 年,之所以會有這個數字千年版權法,實際上也是跟互聯網發展有關係。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隨著互聯網發展起來,由於互聯網的存在和數字作品的特殊性,內容所有者開始面臨更大的知識產權侵權風險。 在傳統的著作權法中,如果被告「誘導、導致或實質性地幫助他人的侵權行為,並且知道或應該知道侵權行為」時,需要負助成責任(contributory liability)。 由於網絡的匿名性等原因,內容所有者有時無法聯繫到涉嫌侵權者,因此將ISP 視為「替罪羊」。 有一系列針對Is p 的訴訟就比較有名的,在Religious Technology Center v. Netcom On-​​Line Communication Services, Inc., 907 F. Supp. 1361 (ND Cal. 1995) 一案中,法院認定一家大型ISP 應當對其會員的侵權行為承擔責任。 這個case 裡面具體內容我就不講了,就說你用戶發了侵權內容的話也要負責,實際上又回到普通法的原則去了。 當時也是國會也認為如果繼續這麼下去,互聯網產業沒有辦法發展了,那是1998 年又是互聯網泡沫前夕,大家對互聯網前景抱有非常大的期許,政府認為應該保護互聯網這個新興產業,所以就通過了數字千年法案的第512 節。

律師與黑客| #6 避風港原則——互聯網提供商的地位和責任

第512 條規定了四種ISP 在滿足特定條件時,可以不承擔基於其服務而發生的侵權行為的責任;第一個中介(Conduit):如寬帶公司,比如說如果我用電信的服務,我給別人發一個侵權內容電信公司不需要不負責,電信根本就不知道你發的什麼東西,電信為什麼要負責。 這個比較好理解。 第二個是緩存(Caching):為了提高網絡訪問速度,暫時性保存訪問內容的服務器,可以完全免除侵權的責任(Google’s Web Cache)。 第三個叫做託管(Hosting):如聊天室,論壇等。 免責必須滿足某些條件,如事先不知道侵權的存在、對侵權內容沒有控制能力、不鼓勵侵權行為的發生、不直接從侵權內容中盈利、在得到通知後迅速移除侵權內容等等。 最後一種叫信息定位工具(Information Location Tool):如搜索引擎和黃頁網站等,必須符合上一條的條件才能免責。 這個條件就引發了一個東西的誕生,就叫DMCA notice ,翻譯成中文叫DMCA 通知,簡單來講就是,版權商給託管跟信息定位工具這兩類發送用戶侵權通知,請求刪除內容。 自從版權商發現我可以發DMCA notice 之後,那一段時間是瘋狂的發DMCA notice,這個表情包很貼切的形容了當時的情況。

在被各大版權商瘋狂發送DMCA 之後,網上的盜版行為,也稍微消停了一陣子,結果之後出現了P2P 技術,這個是在數字千年法案通過之後才開始慢慢成熟出來的技術。 因為最早還是比如說我把內容放在論壇上之類的,後來就發現我可以互相發,通過這種P2P,比如說電驢、迅雷等等,實際上全是侵權的,只要從那上面下盜版材料,理論上全是侵權的。

中國比較有名的可能就是迅雷了,國外的話就是naspter,一個做P2P 音樂分享的公司。 我記得最後除了發明這些技術的公司沒有被告之外,所有這些公司都被告了。 napster 是被告的最慘的,直接被告到公司破產了。 其他的沒告到破產,最後基本上轉型變成在線音樂分享公司,電影分享公司等,實際上像Netflix 最早的也是從這種P2P 轉型過來的。 總之數字千年版權法案第512 節雖然寫在這裡了,但的確當時也可以看出國會想要拼命保護互聯網產業發展的用心,但實際上沒有想到P2P 技術出來之後,數字千年版權法案第512 節當時基本上就廢了,因為這種P2P 公司實際上都算託管公司,都算在hosting 裡面,hosting 這種公司它要滿足不違反這個數字千年法案的話,實際上條件還是很嚴苛的,就是說不知道侵權存在,然後對侵權內容沒有控制能力。

通信禮儀法的第230 節在國內的討論實際上非常少的,我自己查過中文材料,只有《極客公園》真正的討論過說為什麼說230 是對現在互聯網最重要的一條法律,他那篇寫的比較淺。 美國有一個非常有名專欄作家,他寫了一本書,名字叫《改變現在互聯網的26 個詞》,然後專門講230 條,如果感興趣的話,實際上大家可以看一下,然後因為今天有時間,所以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在這提問。


黃:我先問好了,因為我想katt,在國內有沒有相對於這兩條法案的相關規定了解。

katt:我感覺關於數字千年版權法案第512 節,國內的網絡侵權法裡面其實是有一模一樣的東西。 但是section230 據我所知是沒有的。 而且我其實不太明白為什麼我剛才講了國內的論文,包括所謂的這種極客社區專門寫這種技術文章的人,都對230 討論的特別少,但實際上這條非常重要的

黃:是因為國內大家覺得這個很不現實。 他就算有,也沒有辦法保障任何事情,還是其他原因我不知道。

同學1:因為我覺得國內的話好多他沒有法律意識,像前一段時間用爬蟲技術的,杭州的哪個科技公司全部就被抓了,一些非法的數據,沒有法律意識,再加上法律不重視,就是一個空白地,大家肆意的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可能是我個人建議感受。

黃:我剛剛問katt 的意思是說,假設我們說您剛剛說的法律,可能是互聯網以來最重要的一條法律。 假設中國國內這裡沒有一個類似的法律,我們到底怎麼去裁量這些事情,遇到相關的紛爭的時候怎麼裁量? 因為這樣看起來平台自己就亂刪了對吧? 不需要任何人,也不需要承擔責任。 可是真的假設有一條法律,比如一個刊物,我們現在的學術題材也是一樣,都有連帶法則的,互聯網有連帶法則嗎?

katt:在國內這一塊我可能真的不是特別清楚,因為我沒有仔細的研究過國內的跟互聯網相關的法律,雖然中國不是判例法,但是中國有一些判決真的給所謂的互聯網發展非常不好的先例,包括我們之前討論到的有人做彩虹QQ,相當於是一個QQ 的第三方插件,後來這個人被抓了,是因為跟騰訊競爭,但理論上來講,如果你放在美國的context 裡面,我可以想像到會因為競爭被懟,就是說比如說snapchat 跟Facebook 競爭,然後snapchat 被Facebook 懟了,這種事情我會想到,但是我沒有辦法想到說因為snapchat 跟Facebook 競爭,Facebook 就找人去把snapchat 創始人抓了。 所以這是我感覺就國內實際上可能這方面好的先例比較少。

黃:是我的意思說現在因為中國已經是全世界最多網民的國家了,對吧? 我們有一些法律的規定好像非常模糊,大家使用網絡的時候都不曉得到底我們的法律依據在哪裡。

katt:我覺得這是兩個原因,第一個國內真的懂法的人還是非常少,非常少,就是說年輕人可能會想到說如果我受欺負了或者怎麼樣,我要去訴諸法律,對,可能我想到這件事情。 但是如果真的放到媽媽輩的,就比如說我媽那個年紀五十幾歲的,他們就不會想到要去請律師這種事情。 法律意識的普及上面還是比較少的。 第二個就是我個人覺得真正願意專心去研究互聯網史,這些原則到底是怎麼從互聯網裡面誕生出來的? 基本上沒有的。 中國大部分最早的這種互聯網信息保護,或者其他有關的法律,其實還是大部分從美國或者從歐洲複製的。 複製的時候根本沒有好好研究說當時人家的緣由,因為在美國訂這個東西,它是有互聯網發展時間線的,根據這之前發生這一些事例,我去製定法律,但是移到中國來的時候,實際上語境已經變了,這個東西可能不適合中國。 實際上這是很常見情況,的包括國內的環境法之類的,都有這樣子的問題。 所以我覺得國內就整塊互聯網相關的法律實際上還是就沒有一個很系統的結構性。 我覺得看美國法律的話,不論美國其他方面,個人認為美國法律的整個連貫性和邏輯性是非常強的,比如說環境法底下有野生動物保護法,水原保護法,空氣保護法,每一條每一條之間是可以連在一起的,你可以看到這一條跟那一條之間的聯繫,國內真的去看的話,我會覺得它是斷章的。

黃:另外一個也是跟您今天提到第二條法律有關,就是版權法,在中國這個事情顯得特別的荒謬,對吧? 從百度雲到蝦米音樂到造福全球華人的字幕組,每天都在面臨這樣的威脅,所以就在中國目前的狀況裡面,有沒有什麼相關法律是明確的規定版權?

katt:有,國內是的確是有,但是字幕組實際上就很難管了,因為現在的字幕組實際上也不翻譯國內有明確版權的東西了,比如優酷或者bilbil 買了版權,那在人人視頻裡面就很難找到了,他只翻譯那種沒有明確版權,但我不是說這個東西好,因為我自己也有人人視頻的死忠用戶,如果沒有人人視頻華人們肯定會喪失不少樂趣。 但是我想講國內當時對迅雷這種東西並沒有監管,包括那時候我記得我小時候百度音樂都可以隨便下載的,還是因為我之前講的原因,法治之類的這些意識不夠強。 當然你如果想要強監管,就沒有辦法讓產業發展,但如果你想要產業發展,你就不能強監管這個東西,balance 到底在哪? 實際上很難把握住。 實際上有時候法外之地更容易出創新的產品出來,是因為它沒有監管,監管會給你帶來很多想像不到的麻煩。 而且監管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根本就不知道背後到底保護的是誰的利益。 就像我剛剛講的,230 法案明面上來說,我是要防止兒童色情內容的傳播,防止恐怖分子內容的傳播,實際上根本目的就是政府要控制言論。 實際上如果你制定了過強的版權法的話,就會導致國內現在的版權都在誰手裡,騰訊這些公司手裡,小的這種內容生產商,如果通過過強的版權法的話,這就活不下去了。 立法上面的確是checks and balances 非常難做。 我不知道這裡面會不會有人覺得說立法是個很簡單的事情,但是立法過程非常複雜非常難。

同學2:在中國如果被抓起來一般什麼性質,刑事還是民事? 剛看到PPT 上美國是刑事+民事。

katt:中國是刑事跟民事都有,而且我感覺刑事的可能性蠻大,美國也是刑事跟民事的可能性都有,但是刑事的可能性比較低,除非是特別大規模的著作權侵權,就是像海盜灣這樣的侵權,基本上就要進監獄了。 但是像napster 這種大規模侵權,在美國的話就是公司破產,創始人該去開第二家公司,還是去開第二家公司,美國可以罰款解決的事情,一般都不會讓你坐牢的。 對,這也算是美國特色。

同學3:字幕組是國家有意留下的法外之地嗎?

katt:這個就很難說,但是我個人的觀點,我覺得字幕組是國家給我們這代年輕人留的文化開放之地 .

黃:我相信這個事情我們大家都可以理解了。 我的意思是說正是因為這個時候,中國已經成為全世界網民最多的地方,然後他的網絡活動,他的各種東西都是最蓬勃的,所以我覺得現在都處在一片迷茫當中,需要有一個人開始慢慢的清晰一下,法律架構是什麼? 我們大概知道可以用什麼樣的方法去努力,或者去理解這些現存法律的一些不足的地方或者需要改進的地方,我覺得這一次我們還蠻重要的。

katt:我是希望當然會有更多的人來研究這些,比如說互聯網發展史或者跟互聯網相關的法律,我自己會希望有更多的人會願意投入去研究這些看起來實際上是很無聊的東西,或者是不賺錢的東西,但是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你真的進去研究,你就看人家怎麼發展的,實際上是還蠻好玩的。

黃:有人問古老的避風港原則?

katt:因為我剛剛講過避風港原則,實際上原則是形容很多東西的,它只要能免責的可以叫做避風港。 所以我剛剛講的這套防衛可以叫作避風港,比如說你開車撞到了路邊的公共設施,理論上來講應該還是要付一點民事責任的,至少是破壞公物,但是如果是為了躲避行人,撞到了電線桿,這種事情我不知道在國內怎麼樣子,但是在美國一般來說那就免責了。 實際上這個也可以叫做避風港,所以避風港原則是只要你能免責跟免罰款的這種條例都叫避風港。

同學4:有沒有更好地方法可以保護創作者收益?

katt:我感覺最近這個話題還提的蠻多的,因為之前就騰訊跟樂文的事情,實際上還引起大家蠻多爭議的。 我個人身為學法律的,我覺得做騰訊還是蠻坑的,講句實在話,真的很像霸王條款,具體說是有沒有更好的方式保護創作者收益,真的我可能現在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但是我覺得里面這肯定會涉及到一些經濟學理論之類的,或者還有一些法律上的保護肯定是百分之百必要的。 更好的版權法,更好的著作法肯定是必要的,但是balance 在哪兒? 這個需要好好考量,因為更好的版權法和更好的著作法會導致一種問題叫做Patent Troll (專利流氓, 用於形容一些積極發動專利侵權訴訟以獲取賠償,卻從沒生產其專利產品的個人或公司),在美國是個已經成為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有些人會故意買快要過期的版權故意去打官司,這種人就專門叫做Patent Troll,是有一個專業名詞,美國現在實際上很多公司都非常恨這幫人,他們以這種版權訴訟為營生的手段,美國版權保護夠長了實際上,但是就會導致Patent Troll 產生,所以版權法和著作權法到底要完善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我覺得需要好好考慮。 可能這也是要參考各國的經驗,然後找出一個最適合中國的方案,差不多就是這樣。

但我覺得里面如果說涉及到這種保護創作者收益,經濟利益的實際,實際上很多都是涉及到背後的經濟學理論的,像什麼經濟激勵之類的經常會用到這個詞,但我覺得在創作的保護裡面肯定也會弄的。 我說到區塊鏈還有一個有意思的問題,柯達之前弄過一個區塊鏈,就是把作品保存在區塊鏈上,包括時間日期,全都保存在區塊鏈上,作者這樣子都保存在區塊鏈上相當於是個不可篡改的證據。 如果你最後有這種版權爭議的話,這就是一個非常強有力的證據,這種時間戳,相對來說比較難有這種時間上的爭議,因為版權很多時候會說到底是你先寫的還是我先寫,對,然後可能還會有一些新的版權保護手段。 我覺得這個要看對具體這塊不是特別熟,但我覺得慢慢會有新的版權保護手段出來,在這方面我倒還真的覺得區塊鏈可能是個好工具。

katt:趁著這個時候,我就把browser web 和world wide web 講一下到底是什麼東西。 Browser 就是瀏覽器,我們現在用的火狐、Chrome、Safari 等,web browser 就是瀏覽器。 web 和world wide web 實際上大部分情況都是指代的一個情況。 我們現在所說的web 就是萬維網,但是實際上除了萬維網之外,也有我們不知道的其他的網,比如說學校可能有自己的內網,這種網是不屬於在萬維網裡面的,這個網它也算是在web 的一部分,就是web 可以控制,包括所有的網,內網外網也好,但是world wide web 只指代這種萬維網。

katt:好的今天就到這邊,謝謝!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