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鑽石廠工人之子到百億美元區塊鏈項目掌門人:Polygon 創始人們如何成長起來- 鏈聞ChainNews


Polygon 聯合創始人Jaynti Kanani 和Sandeep Nailwal 談到了自己的成長故事、項目的起源和發展。

撰文:Chandra R Srikanth

他是一位鑽石工廠工人的兒子,曾經住在印度古吉拉特邦艾哈邁達巴德郊區的一所小房子裡,經常為付不起學費而痛苦掙扎。他當時的抱負是找到一份體面的、有薪水的工作,以幫助償還父親的債務。不過,命運顯然為Polygon 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Jaynti Kanani 安排了更好的方向——Polygon 是一個在印度誕生的區塊鏈協議,最近市值超過了100 億美元。

從鑽石廠工人之子到百億美元區塊鏈項目掌門人:Polygon 創始人們如何成長起來

Polygon 數週前宣布拿到了NBA 達拉斯獨行俠老闆、億萬富豪Mark Cuban (美國商業競賽類綜藝節目《創智贏家》「Shark Tank」中的明星投資人)的投資,因此聲名大噪。 Polygon 也得到了天使投資人Balaji Srinivasan 的支持。該項目的願景是在以太坊區塊鏈上提供更快、更便宜的交易,Polygon 的代幣MATIC 已經躋身全球市值前20 大加密代幣之一。

該項目以前稱為Matic Network,由Kanani、Sandeep Nailwal 和Anurag Arjun 於2017 年底創立,塞爾維亞工程師Mihalio Bjelic 稍後作為聯合創始人加入。 Nailwal 設立了印度的抗擊新冠疫情基金,該基金最近從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 那裡獲得了價值超過10 億的柴犬幣捐款。

金融門戶網站Moneycontrol 的編輯Chandra R Srikanth 最近就Cuban 的投資、Polygon 的起源和願景,與Kanani 和Nailwal 進行了交談。

一下為採訪內容摘錄:

你們如何打動了《Shark Tank》中的巨鯊Mark Cuban?

Kanani:Mark Cuban 在投資Matic 之前,他就是我們的用戶。他一直非常頻繁地使用Polygon 上面的應用。老實說,這是觸發這筆投資的一個主要原因。當時我們想問問他是否有興趣,於是聯繫了他。他非常樂意投資Polygon。我想我們是他投資的第一個印度加密項目。 Mark 的加入,對印度加密生態系統而言也是一個偉大的時刻。

Nailwal:你一定看過那些NFT,例如(基於) Elon Musk 和Jack Dorsey 的推文鑄造的NFT。它們是使用基於Polygon 協議的DApp 構建的。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說,他已經知道我們產品的市場契合度。

Kanani:我想很多人不知道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他們使用APP 檢測新冠結果,這也是在Polygon 上進行。人脈可以在Polygon 上查驗自己的新冠測試結果。很多人都在使用Polygon,但他們不知道。

帶我們了解當時Polygon (當時叫Matic Network)的起源故事。它是怎麼來的?

Kanani:我在2017 年入職Housing.com。在看到以太坊區塊鏈的巨大負載後,我於2017 年底創立了Matic。當時以太坊出現了擁堵,人們在瘋狂使用CryptoKitties,我想嘗試一下為以太坊擴容。每當嘗試在以太坊上部署任何東西時,都需要擴容性,否則將支付高額的費用,並且需要等待幾分鐘來確認交易。所以在那時候,我啟動了Matic 項目。我是在加密社區小組中認識了Sandeep,認識Anurag 是因為他和我在同一個共享辦公空間工作。我向他們兩個人推薦了Matic,他們同意作為聯合創始人加入。我們在2018 年初一起全力投入。

作為古吉拉特邦鑽石工廠工人的兒子,你在是卑微的環境中長大。而如今Matic 的市值已超過100 億美元。讓我們了解一下你的成長路程吧。

Kanani:我在艾哈邁達巴德的郊區長大。可不是艾哈邁達巴德市區,我父親在郊區租了間小房子,我們在那里長大。在我上學的時候,我們沒有錢付學費。但幸運的是,我念完了高中(10 年級)、大學預科(12 年級),然後進入了家附近的Dharamsinh Desai 大學,在那裡完成了我的工程專業學習。我的目標是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償還我父親為我們的教育和我姐姐出嫁所欠下的債務。所以我加入了浦那的Persistent Systems,工資是每月6,000 盧比。我父親因為視力問題退休了,他當時已經看不清鑽石的形狀,所以我不得不尋找下一份工作,幸運的是我找到了一份全職工作。我曾經在上班之餘啟動多個副業。我加入了Sumit Maniyar 的一家初創公司,後來他創立了Rupeek。然後我加入了Housing.com,自己又創立了Matic。我一度負債累累,因為我為結婚貸了款。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創辦一家價值十億美元級別的公司。

今年2 月Matic 更名為Polygon,給我們介紹一下Matic 2.0 將如何演進?

Nailwal:我們最初是從(以太坊)擴容解決方案開始入手,解決方案是建立在Plasma 上的,那個時候Plasma 真的很火。當時每個人都希望在以太坊之上打造一個Plasma 擴容解決方案, 但是以太坊社區轉向了多種不同類型的擴容解決方案,如今Optimistic rollups、 ZK rollups 擁有更多的研究者、曝光率。

另一個問題是因為我們是從印度開始創業的,我們沒有大型風投的支持——我們倆都沒有印度理工學院畢業生的光環。因此,我們不會立即得到VC 的關注,尤其是在印度的加密貨幣領域,你知道,這個行業在印度存在不確定性。

我們不得不砥礪前行。如果沒有上述不利因素,像我們這樣的項目可能早已經籌集到5000 萬美元、1 億美元的融資,然後高舉高打。我們不得不腳踏實地得去努力。我們想找到一種方法來支持上面提到的這些以太坊多種擴容解決方案。我們擁有的應用比該領域的任何人都多。我們還讓從事類似工作的Mihalio Bjelic 成為了聯合創始人。

我們說過,讓我們在中間層提供各種不同類型的擴容解決方案。這不僅僅是品牌改名的問題,而是從單一解決方案方法擴展到多種解決方案。而Mihalio 的加入,也讓我們成為一個全球團隊。

Kanani:我同意Sandeep 的說法,這不是一夜之間的爆紅。我們有過很多的痛苦時刻。

在加密貨幣監管方面,印度走到了關鍵的十字路口。對你來說最好的情況和最壞的情況是什麼?未來可能出台的法規將如何影響Polygon 和Matic 代幣?

Kanani:所以對我們來說, Polygon 項目的實際網絡是去中心化的,甚至我們也無法控制,因為它由世界各地的數百個驗證器和網絡運行。如果你想關閉或改變任何東西,你辦不到——這就是它的美妙之處。目前我們是全球性的,甚至聯合創始人也在世界各地。

Nailwal:我們構建整個企業和一切的前提方式是:它不受印度監管行為的影響。我給你解釋一下。我們的代幣實體註冊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我們與代幣實體交互的實體註冊在新加坡。在印度,我們有一家研究公司,通過為新加坡這個大實體所做的工作獲得了資金。印度員工直接從他們的銀行賬戶中收到錢。

談一下交易和用戶數量,當前的規模是多少?

Nailwal: Matic Network 每天進行500 萬筆交易,以太坊每天進行170 萬筆交易。 Polygon 是一個可擴容的網絡,交易吞吐量會更多,但它現在已經是以太坊的3 倍……

除此之外,看一下我們的流通代幣(占我們總供應量的60%),估值約為140 億美元。在用戶方面,Aave 是Polygon 上推出的最大DeFi 應用之一,與他們在以太坊的26,000 名用戶相比,他們在Polygon 上擁有30,000 多名用戶。總的來說,在Polygon 上,我們有接近100 萬個唯一地址,占到今天以太坊地址的30-50%。 Polygon 能夠吸引這些新用戶,因為它是一個擴容平台,因此我們能夠吸引散戶。

一個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是,在印度會有哪些落地的實際應用?

Kanani:有與新冠相關的應用,是一家初創公司為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開發的。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應用,您可以在無需第三方介入的情況下,在區塊鏈上查看自己的核酸測試結果。您還可以使用區塊鏈在全球範圍內進行匯款,無需任何第三方即可轉賬。
Nailwal: 是的,例如這些匯款用例中,初創公司必須遵守印度外管局(FEMA)的法規等等。

例如,有個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用例,我會給你講一個真實的例子,對加密沒有那麼深入的人也都會理解。想像一下我是一家餐館,在馬哈拉施特拉邦的某個地方,我想驗證您是否接種了疫苗。我有兩個選擇……政府可以推出一個網頁,可以在其中放置您的Aadhaar 卡或其他東西,然後我可以進行掃描。問題是政府必須維護這個應用的運行,對吧? ……您一定已經看到了印度國家鐵路(IRCTC )和所有這些政府網站,它們通常都關閉了,因為巨大的流量讓它們不堪重負。但是在這裡……一旦政府獲取您的地址,然後將其放在區塊鏈上(進行檢驗),是否接種了疫苗(一目了然),然後不需要與政府打交道了……因此,擴容是我們一直在向很多人推銷的一件事,尤其是公共產品數據,政府有很多可以用於公共產品的數據。這些可以放在區塊鏈上,像印度這樣的國家可以從中受益匪淺。

您想對家人說些什麼?你怎麼讓他們搞清楚Polygon 和Matic 是什麼?

Kanani:老實說,我的家人,他們不了解Polygon。老實說,我不確定我的父母是否理解我的所作所為,所以我沒有辦法讓他們理解。對於能夠理解的人,我只能說,我正在構建在不久的將來服務於銀行業及一切行業的基礎設施。

Nailwal:說服我的岳父母的過程曾經讓我很痛苦。他們問了我妻子好多次,這是不是非法的?這傢伙是不是個法外狂徒?直到現在新聞媒體開始報導我們的新聞,他們才說,好的,他是在幹正事。

來源鏈接:www.moneycontrol.com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