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 鏈聞ChainNews


DeFi 圈的領袖在這次熱潮中背叛了理想。

撰文:crypto_angel,匿名作者
編譯:Leo Young

為了不被當作是自我道德標榜,我決定匿名發布本文。任何人發布與本文類似的觀點,都會受到 DeFi 社區 排斥。

DeFi 圈內人和他們保護的 作惡者 之間已達成某種默契。圈內人不會挑戰不端行為,作為他們寬宏大量的回報,會得到 內部信息 。要是有圈外人注意到這種腐敗,圈內人便會起身為不端行為辯護說:「覺得不好的都是外行人」。

這種合理化的說法就像是在說:「不在行業內做事很難理解這一切有多麼合理。沒給圈內做過貢獻覺得 被圈內人士欺騙 的,責任都在自己,這些人都是自願參與。這是個無需許可的系統。 」

這就是推動今年 DeFi 賺錢效應 的胡說八道。為圈內做點事,接近核心圈子。要是發現有什麼可疑的呢?要么沉默增進與核心圈子的關係,要么引起波瀾而受到冷落。

獎勵不端行為,懲罰好人的社區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的社區成員公開敵對討論美德。新人會效仿,老成員熟視無睹, 默許惡的存在

令人驚訝的是,技術分析師隨處可見的圈子,沒有人關心 長期發展

美國社區銀行 歷史已經說明,沒有道德界限的理想主義性項目的結果。加密貨幣社區想要替代的每個冷漠貪婪的銀行,當初也是像「V 神」筆下描繪的那樣充滿理想。讓銀行腐敗的並不是喪失理想的某個銀行行長或董事會成員。

腐敗是 多數人因為獲利而放縱 ,一點點的腐蝕。

好人被排除在有影響力圈子之外。 @DegenSpartan 這類敗類變成重要人物。莊家製造拉盤砸盤,之後又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從「收益耕種」到$FEW

我們再來回顧一下DeFi 的 腐敗編年史 :一切都發展太快,過幾年這些事件就會被遺忘。

收益耕種 」源起於開放式組織的遊戲性質實驗。 YFIYam 說明一群開發者短時內製造轟動效應的能力。源自社區無限的信仰變為價格爆炸式增長。

這些組織存在一些問題。組織設計基因中便有 資金和信息不對稱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

腐敗的誘惑很大。圈內人可以在「農場」公開宣布前幾分鐘或幾個小時就衝進「農場」。池內資金擴增創造想像「農耕」的需求,更有動力讓「開放式機構」變成 暫時秘密小團體

緊隨其後的 資金池 放大這個趨勢的壞處。只要 鯨魚 決定繼續耕種,這些資金池的驚人年化收益率(APY) 就能讓「韭菜」賺點小錢。鯨魚一撤,價格就一瀉千里,「韭菜」還要支付高額gas 費把這些沒價值的「耕種」所得代幣轉到錢包。這裡的 莊家萬無一失 。他們的玩的積木遊戲資金量大又容易退出,根本沒有風險。對其他玩家,終將就是被「割韭菜」。

DeFi 圈的領袖在這次熱潮中 背叛了理想 。熊市中專注發展會創造價值系統,而非代幣。不要再重複「發幣狂熱潮」的老路!不要讓DeFi 變成 以太坊開發者小圈子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提示:早在「收益耕種」之前Eric Conner 就不再是社交達人

但之後DeFi 就來了個大轉向。 百倍千倍收益 再現。每個項目都重新定位為DeFi。到處都是參加「收益耕種」或meme 代幣或空投,毫不費力一夜之間變身百萬富翁的故事。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

以太坊價格滯後。 「胖協議」的忠實捍衛者受到唾棄。造就真正錢的不再是勤奮的投資者,而是 社交達人 。要在這場代幣遊戲中獲勝,就得和正確的人做朋友。有勢力的DeFi 圈內人憑藉Crypto Twitter 獲得影響力,互相捧場。羨慕的旁觀者竭力從中搜尋下一個熱門品種的蛛絲馬跡,才不管他們是不是這場遊戲中的「混蛋」。

聲明一點:這次DeFi 熱潮的大贏家是Arthur Cheong、Vance Spencer、Michael Anderson、Jason Choi 等。早在2018 年中旬就能在Discord 看到Arthur 為Synthetix 等社區做貢獻,這些都是這次牛市基本面推動的成功故事。本文中譴責的「收益耕種」並不涉及這些 建設者 的成就。 @DegenSpartan 也分享他們的榮光,但他所崇尚的是另一回事。

$FEW 只會在目前這種有害的環境下出現。 Twitter 社交達人們一邊 大肆吹噓 日盈利十萬美元,一邊要求粉絲不要參加。當然,他們之所以能獲利,完全就是因為粉絲衝著同樣的暴富機會衝進資金池。

社交達人們告訴自己, 受害者都是自找的 ,來寬慰自己的良心。這就是個醜惡的遊戲。大家都知道贏家就是先進先出的人。這場遊戲中被割的「韭菜們」也知道最差的結果是什麼。 「韭菜」知道有損失概率,但不知道賺錢的概率幾乎沒有。準確來說這就是一場騙局。

要知道,宣傳這些騙局的社交達人,和幾個月前大吹創造互惠價值和無代幣經濟的人都是同一批人。

沒人能笑出來

$FEW 這場鬧劇可以從兩方面來看。首先是相信參與者講的故事。領頭者 Sam Ratnakar 聲稱整件事就是一場組織建設的 玩鬧實驗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

Ratnakar 還喊過話「再過幾個小時,整個行業都會來關注我們」。沒人知道這場實驗的真正目的,大家還以為真是在創造價值。

打斷一下。其他聯合創始人以玩笑作為託辭,但怎麼看這都不像是一場玩笑,開放式組織也沒有這樣搞的。這裡是 精英真空 。唯一能免除他們不受SEC 調查的就是,他們搞的是否火熱到真的創造了價值。我覺得對這場鬧劇最貼心的解釋就是,真覺得他們有這天賦。這就說明傲慢自大的社交達人數量之多。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

他們的目標不是聚集五十個有智慧的人。而是聚集五十個 有影響力的人 。其他群組成員開始在推特為項目創造熱度。 Cooper Turley 發過帖談到這個實驗,之後刪除。 Alex Masmej 也推過項目熱度讓自己賺到了錢。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

就在代幣發行幾分鐘,數百人衝進Telegram 群要空投。

毫無疑問,大家都得到了$FEW。只有笨蛋才會相信創始人沒有拿空投。不用說,Ratnakar 最醜惡的暗示就是「再過幾個小時,整個行業都會來關注我們」。

我不是要支持每個說這是拉盤砸盤把戲的解釋。你可以看這裡的聊天記錄自己判斷。最能說明問題的應該就是那些被邀請加群的人後來譴責他們。 Anthony Bertolino 說「太噁心了」,而且粉絲眾多的推特社交達人「還要設計憑空發起項目的計策,通過 市場營銷 了推高價格。 」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來源:https://twitter.com/DegenAgent/status/1308622024856670208

某些群成員私下說,創始人實際上對創造有價值的東西 不感興趣 。那些傀儡不顧一次次警告,讓他們不要參與推廣沒名聲的代幣和域名。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

以太坊社區對這次事件的回應也很可鄙。表示遺憾的人遠多過批評者。 $FEW 說明DeFi 業內人士完全缺乏自我判斷能力。這些人與「收益耕種」騙局眉來眼去已經好幾個月。現在他們公開為參與騙局的同僚開脫。對$FEW 的沉默源自 貪婪、傲慢和害怕報復 。維護自己在圈子裡的地位就要避開這類討論,或避免提出警告或全新事實趟渾水。我覺得這方面的失能說明DeFi 界在醞釀更大騙局。

映射出的反社會人格

@DegenSpartan 有趣又聰明。不能否認,他灑脫有魅力,對市場走勢敏銳。對 Synthetix 的遠見讓Spartan 變成準社交達人。

不幸的是,Spartan 承認自己的 反社會人格 ,特別厭倦交易中的失敗者。

大家都知道Spartan 代表什麼。同時,Spartan 的存在只是社區的映射。批評Spartan 為行業敗類的社區持有道德準則。認Spartan 為領袖的社區沒骨氣地希望跟著他混點名氣,一步步迷失。

加密貨幣社區滿是 有魅力的敗類無情的反社會人。從善如流者少之又少,即使有也會有很強的理由避開與不道德行為糾纏。保持美德實際上什麼也得不到。

對目前DeFi 精神應該引起警覺,自我道德標榜並不意味著會揭穿騙局。你們靠著責怪「 吹哨人 」浪費大家的時間而上位變成社交達人。

揭黑:腐敗的DeFi 和這個圈子的臭味

我在指出普遍現象。也有些人 以身作則 在為行業正名。除了Spartan 大家都是優缺點並存。他完全是個敗類。這是他的本質。

我們越是跟Spartan 的世界觀一致,就會越腐爛。崇尚點 反社會卡通人物 之外別的東西並不難。

但Spartan 已經揭示了我們的本來面目。要是我們因此獲得財務自由,就會高興地發帖互罵傻逼。

我們在這行就是 衝著賺錢 ,我們的價值有待商榷。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