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合約的DAO:揭秘MetaCartel 誕生、成長和轉型的故事- 鏈聞ChainNews


記錄MetaCartel 誕生的視頻會議在YouTube 上無人問津,但如今的MetaCartel 已形成了一個頗具規模的生態圈,並且依然在急速擴張。

原文標題:《代碼上的靈魂- 一個DAO 的故事》
撰文:王超,Empower Labs 發起人

DAO 是Empower Labs 多位成員重點關注的方向。過去這段時間我們收集了多個不同類型DAO 的資料,學習他們的目標、類型、運營模式、法律架構、底層合約等,也發掘了這些DAO 背後的一些故事。

相比各種產品特性,技術細節,合約代碼等看似硬核的研究主題,更讓我們感興趣的是這些DAO 是如何形成的,經歷了哪些演化,是什麼讓他們產生共同的目標,這些合約代碼上活躍著什麼樣的靈魂。

作為DAO 系列文章的開始,今天,我們把MetaCartel 的故事帶給大家。

誕生

2018 年9 月27 日, 小伙Peter Pan 張羅了一個視頻會議,包括他在內來自世界各地的21 人參加了這次會議。

Peter 曾在推特上提了一嘴關於Meta-Transactions(元交易) 的想法。

640 (1).webp

意外的是有很多人對這玩意感興趣。於是Peter 在Telegram 上拉了個群聊了兩週,大家一致覺得這玩意有搞頭,可以商量看能不能合作搞出來。這次會議是他們的第一次集體會議,Peter 把它命名為0 號社區會議。

Meta 這詞不是很好翻譯,它通常指自我指向,比如Meta Learning 的意思是學習如何學習。很多地方把它翻譯成「元」,我並不喜歡這個翻譯。

以太坊錢包用戶轉賬需要以太幣做燃料費,否則交易無法發出。而Meta-transactions 的目標就是允許第三方幫用戶代付燃料費,從而讓用戶的交易完成。代付燃料是一筆幫用戶完成交易的交易,這也是被起名為Meta-transactions 的原因。毫無疑問,這是個有用的功能。

一個小時的會議里大家做了自我介紹,討論了技術實現方案,商量了在幾個月後的以太坊丹佛大會上做個demo 應用。還有個姑娘貢獻了自己已經付過費的代碼託管賬號給小組用。會議快結束的時候大家商量了這個小組的名字,Peter 給了三個備選 :

FullMeta Alchemists – 取自著名的日本漫畫《鋼之煉金術師》的英文名《Fullmetal Alchemist》。

El Cartel de las Meta – 西班牙語的MetaCartel。 Cartel(卡特爾) 是指為了操作價格而形成的市場聯盟,常出現於反壟斷案例中,而在這裡顯然是個meme 性質的幽默表達。

Long Range Ballistic Transactions – 長距離彈道交易,一個不知所云的名字。

名字顯然不是大家的關注重點,相關討論只持續了1 分半,Peter 甚至沒能詳細展開講每個名字的含義,大家決定會議結束後投票選一個拉倒。

Peter 在第二天就把會議的全程錄像放到了youtube 上,到現在快三年了,錄像一共只被播放了199 次。然而慘淡的播放量無法掩蓋這次會議的意義。隨後Peter 把Telegram 群名改成了MetaCartel,一個在DAO 發展史中寫上濃墨重彩一筆的組織就此誕生。

640 (2).webp

成長

Peter 當時並不知道這個小組以後會變成怎樣一個怪獸,畢竟這時候距離他進入這個圈子還不到一年。他那時在一家公司負責培訓UX 設計師,和很多人一樣被17 年的大牛市所吸引,並幾乎是在牛市最高點進入了這個圈子。不過比起大多數人,Peter 更善長學習思考和表達,僅僅在以愛好者的身份進入半年之後,他就在工作之餘寫出了精彩的《比特幣誕生之前》,一個長篇系列文章。這個系列詳細講述了近幾十年非對稱加密領域的發展以及那場波瀾壯闊的密碼朋克運動,這些是比特幣社區的內在精神來源以及密碼學支撐。 (該系列文章有一個未完整翻譯的中譯版,但這個版本丟失了原文裡很多有趣的東西,我們正在組織重新翻譯,希望把這個精彩的系列文章帶給大家)

隨著對加密領域越來越多的了解,Peter 最終選擇離開了設計行業,全身心投入到這個新世界,時間幾乎和成立MetaCartel 同步。

Metacartel 誕生僅一周後,Peter 就跑到了舊金山,當時有一個以太坊主題的黑客松。小組裡的七位成員得以第一次見面。他們乾了一個通宵,完成了兩個利用Meta-Transactions 原理實現的演示項目,其中一個還獲得了第二名。

10 月31 日,布拉格,第四屆以太坊DevCon 大會。 Metacartel 小組的更多人終於有機會在線下聚到了一起。他們其中的很多人還並不認識,大家相互介紹,搞了幾次圓桌來討論相關標準等問題,還成功拉了很多新人加入,當天晚上有多達57 個人聚在一次吃了次飯。

11 月1 日,MetaCartel 成員突破了100 人。

變化

想要實現Meta-Transactions 的團隊遠遠不止他們一個。 12 月,TabooKey 團隊在這個方向作出了突破性的進展,引起了整個以太坊開發社區的注意。而這時候MetaCartel 自己的解決方案並未做出來。

第二年的2 月,丹佛以太坊大會,又一次以太坊生態的盛會。儘管當時市場已經是深熊,但開發者的熱情依然高漲,超過兩千人參加。這次大會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主辦方搞了一套簡單的錢包系統和僅僅能現場使用的穩定幣給每個參會者,而無論是買水還是買熱狗都只能通過這個錢包完成。 Zerion 在會上展示了他們的一站式DeFi 管理平台,Chainlink 發布了使用他們預言機創建應用的賞金計劃。還有一個叫Ameen 的年輕人發布了用於創建DAO 的Moloch 協議並基於協議啟動了一個叫Moloch DAO 的組織。 (這是另外一個有趣的故事,我們已經寫了一篇關於它的文章,很快就會發布)

而來自TabooKey 和Gitcoin 團隊的兩位成員則共同介紹了一個叫加油站網絡(Gas Station Network, GSN) 的東西,一個基本完工的Meta-Transactions 系統。這個東西的幾乎所有特性都和Peter 他們在0 號會議上構想的一致,展示時間也一致,只是做出來的團隊並不是MetaCartel。這個項目最終獲得了以太坊基金會的資助。

事後包括MetaCartel 在內的共8 個團隊決定基於現​​有的基礎啟動一個加油站聯盟項目,為以太坊提供Meta-Transactions 基礎設施。由於是多團隊合作,該項目被從MetaCartel 里分拆了出去。小組裡的大部分成員突然發現自己沒事做了。

事雖然沒了,但隊伍沒散。

「大家還是喜歡混在一起, 即使已經沒其他可以搞的東西。」Peter 回憶那段時間。 「這時我們意識到,我們不經意間形成了有意思的文化。大家都感受到了因共同的興趣聚在一起合作的力量。」

「相互合作、相互幫助、獲得成功」這成了MetaCartel 的核心價值觀。

最終大家決定給小組一年的時間,看它能否繼續成長並找到其他有意思的事情去做。

嗯,誰不願意和一群有意思的人混在一起搞事呢?

轉型

在過去的20 年裡,C 星球一直處於A 大陸的兩位統治者傑夫和瓦克的極權統治之下。然而情況很快發生了變化,隨著聖托錫領導的名為永恆力量的軍隊席捲全球,大部分民眾被解放了出來。

事情平靜了三年,直到有一天從永恆力量分裂出五個獨立的王國。從那以後,C 星飽受了戰爭的摧殘……

這個聽起來像不像是某個拙劣的遊戲策劃編造出來的世界觀的開頭。好吧,這個並非原文。原文是這麼寫的:

過去20 年,加密世界一直處於AWS 大陸聯合創始人貝夫•凱索斯(Beff Kezos) 和瓦克•蒙德伯格(Wark Munderberg) 的極權統治之下。然而這種情況很快就改變了,在大中本聰的領導下,一支被稱為「比特幣力量」的匿名互聯網軍隊席捲了這片土地,將很多人從他們的影響中解放出來。

事情平靜了三年,直到有一天五個獨立的王國從比特幣力量中分裂了出來:EOS 帝國, ETH 聯盟, 波場軍團, SQL 大陸, 狗狗共和國。從那以後,加密世界飽受戰爭的摧殘……

是不是有點意思了。

這其實是Peter 負責維護的Newsletter《Game of DApps》的開篇,19 年3 月開始,他開始以詼諧的方式系統性跟踪各主鏈上的DApp。同時誕生的還有一檔叫Wizard of DApps 播客節目,由Peter 主持,MetaCartel 社區共同推出。在過去兩年這個節目幾乎訪談了以太坊社區一大半知名的團隊。

從這時起,MetaCartel 的關注點轉化為以太坊上的新應用及UX 創新。整個二三月,他們都在商量轉型為一個DApp 孵化器的事。

Peter 是個擅長組織社區的人,他對DAO 的進展也有極大的興趣。還記得上面提到過丹佛大會上啟動的那個Moloch DAO 嗎。那是一個捐贈性質的DAO,服務於以太坊2.0 基礎設施建設。 Peter 跟Moloch 的發起人Ameen 聊了幾次,隨後申請加入,然而有關他的提案很快被拒絕了- Moloch DAO 歷史上第一個被拒絕的提案。

被拒的原因是- 窮……

儘管沒有明確的成文規定,但Moloch DAO 的初始成員都捐贈了100 個以太坊。大家也把這個數目當做一個默認的標準。而Peter 摸摸錢包,他只拿得出10 個,儘管當時以太坊的價格才一百多美元。

沒能夠加入Moloch DAO,不過Ameen 本人以及Moloch 的聯合發起人James Young 都非常友善的鼓勵Peter,說你完全可以分叉Moloch 成立一個自己的DAO。 James 還加入了MetaCartel 並願意提供技術上的協助。

Peter 動心了。

很多人把這件事當做MetaCartel 成立DAO 的關鍵事件,不過我並不這麼看。 MetaCartel 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很接近以DAO 方式運作的社區並擁有相應的價值觀,無論Peter 是否被Moloch DAO 拒絕,MetaCartel 都遲早要發起自己的DAO。

4 月末,James Young 聽說Vitalik 以及以太坊基金會有意向Moloch DAO 捐款,趕快提醒Peter 說你需要在這個消息發布前宣布MetaCartel DAO 的事情,否則人人都會以為你是來蹭熱度的。

5 月2 日,Peter 發表了一篇《以太坊先發優勢遭到威脅》的文章。文章提出EOS 社區有blockone 承諾的十億美金資助(嗯,現在我們知道Peter 錯怪EOS 了),波場有孫哥成立的一億美金DApp 專項基金,連幣安都在搞鏈了。而在以太坊社區,對於應用層創新的支持是嚴重不足的。那麼,我們來改變這一點吧。這篇文章被命名為《MetalCartel DAO 創世文– 第一部分》(但最終也只有這一部分)

5 月8 日,Peter 發表了《分叉MolochDAO》的文章,正式宣布將分叉Moloch DAO,創建一個專注為應用層創新提供資助的DAO。隨後Peter 開始發揮自己的溝通天賦,瘋狂的跟以太坊社區成員談理想以爭取支持。

5 月12 日,Vitalik 宣布向Moloch DAO 捐贈1000 ETH。

6 月5 日,James Young 幫助MetaCartel 把DAO 的合約部署到了以太坊上。此時他們已經得到了包括Matic Network、NuCypher、SpankChain、Gnosis、AdEx、The Graph、Abridged、Odyssey 在內的9 個團隊以及十幾位個人貢獻者的支持。

隨著第一位支持者把以太坊存入,MetaCartel DAO 正式啟動。

MetaMeta

MetaCartel DAO 是以捐贈基金的形式運作。這麼做一方面是因為Moloch V1 的代碼只支持用來做捐贈,同樣也是因為這樣做會省掉很多法律和稅務等方面的麻煩,從而能夠迅速啟動這個DAO。

7 月初,MetaCartel DAO 召開了第一次成員會議。 Peter 跟大家更新了一下當時的狀態,工會銀行里已經收到了500 個以太坊的捐贈,並預計在月底達到600 個,大約價值18 萬美元。

他們的主要挑戰來自資源分配以及如何保持成員的參與熱情。會中提議DAO 成員應根據自己的興趣自由組合形成包括設計、開發、市場、DApp、數據、社區等工作組,以分工處理不同的工作。而工作組本身也是高度自治的模式。

此時MetaCartel DAO 還是一個只有十多萬美金的捐贈基金,正式成員只有二十幾個人,這毫無疑問是一個極有野心的方案。很快他們開始向看好的項目進行捐贈,整個2019 年共給15 個項目做了捐贈,包括現在大名鼎鼎的Zapper 和DAOhaus。

而MetaCartel 社區也並未僅停留在Metacartel DAO 這一件事上。他們繼續著Wizard of Dapps 的播客節目,搞了一個叫演示日的在線黑客松,幫助其他幾個社區啟動了DAO。而在具備更多功能的Moloch V2 合約發布後,他們又啟動了一個Venture DAO,一個盈利性質的DAO,並在美國特拉華州註冊了有限公司並綁定給DAO 做成了在現實法律中完全合規的結構。

由於相信DAO 的未來,2020 年MetaCartel 社區決定把自己的專注點轉為DAO 的孵化,並定位為各類社區組織的聚合器和連接器。還記得Meta 的原始含義嗎-自我指向。如果我們把Cartel 理解為組織,MetaCartel 真的成了為了組織的組織。

而MetaCartel 社區本身就是一個沒有合約的DAO。

2020 年8 月,Peter 加入了加密領域知名的投資機構1kx,由於工作繁忙,他投入到MetaCartel 的精力開始肉眼可見的減少,由他主持的Wizard of DApps 甚至停更了半年,今年6 月才恢復。不過這已不那麼重要,DAO 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

現在,圍繞MetaCartel 已經形成了一個頗具規模的生態圈,並且依然在急速的擴張中。

640 (3).webp這是一張2020 年的舊圖,現在大多了

MetaCartel 的故事暫時講完了,不過屬於DAO 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在童話故事中,Peter Pan 是小飛俠,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他把孩子們帶到夢幻島上,體驗歡樂、冒險和成長。孩子們長大後終會離去,不過Peter 並不擔心,因為永遠會有新的孩子們等待著和小飛俠一起冒險。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