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NFT 如何掀起一场加密艺术的时代潮流? – 链闻 ChainNews


从 NFT 潮头的加密艺术家们的生活、创作和思考,揭示 NFT 走红背后的魅力与原因。

原文标题:《纽约时报万字长文复盘:NFT 如何掀起一场时代潮流 | 链捕手》
撰文:Clive Thompson
翻译:Echo、王大树

NFT 是区块链行业今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也是出圈效应最明显的方向。

5 月 12 日,《纽约时报》记者 Clive Thompson 在采访多名加密艺术家后,撰文对 NFT 的兴起历史以及近半年的热潮进行了详细描述,并试图揭开 NFT 走红背后的魅力与原因,颇具阅读价值,链捕手对该文进行了不影响原意的编译。

纽约时报万字长文复盘:NFT 如何掀起一场时代潮流 | 链捕手

「当时是 40.7 ETH,」Victor Langlois 喘着粗气说,「太疯狂了。」

下午还不到 4 点,一位 18 岁的加密艺术家 Langlois 坐在他的台式计算机前,看着两位艺术品收藏家间的疯狂竞购战。Langlois 穿着他设计的白色连帽衫,双臂被他迷幻的艺术文身所遮盖,其中包括一个眼球和漂浮在蓝天中的向日葵。房间的窗户上覆盖着硬纸板,可以使房内保持黑暗,一束蓝色的 LED 灯从天花板上照下来。随着数字的上升,Langlois 紧张地拉扯自己的无檐小便帽。

竞标战于此前一天的 2 月 7 日在 SuperRare 拍卖网站上开始,当时一位名叫 @thegreatmando1 的艺术收藏家向 Langlois 的数字油画《水手》(水手)(The Sailor)出价 15 ETH,当时价值 24000 美元。但很快另一个竞标者 @yeahyeah 出价 33000 美元。两位竞标者不断推高价格,直到中午价格达到 67905.92 美元。

纽约时报万字长文复盘:NFT 如何掀起一场时代潮流 | 链捕手《水手》

当我顺路来到他在西雅图的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竞拍《水手》的价格是 75000 美元。Langlois 在推特上与其他数字艺术家交谈,他们兴奋地为他加油。

Langlois 有一种诚挚的、几乎令人不安的感觉。他告诉我:「因为我的成长环境中人们都很刻薄,所以我要尽我所能成为最好的人。」当他看着屏幕上的竞标时,他紧张地咯咯笑了起来。「我简直不敢相信。」他说。

一年前,他还是一个破产的高中生,住在拉斯维加斯他祖父母的房子里,很不幸福,在那里他的祖母会窥视他的卧室,并把他那一大堆亚克力画和彩色马克笔画斥为「丑陋」。

从去年夏天开始,他就在 SuperRare 等网站上出售自己的艺术品,到 2021 年元旦,也就是他满 18 岁的那一天,Langlois 已经有足够的钱搬出去了,他就去了西雅图,成了一名全职艺术家。他在市中心附近租了一所房子,里面摆满了艺术用品、一个 Keurig 咖啡机和一套哑铃(尚未开封)。

「我的家人们没有钱,每个人都有两份工作,住在加州可怕的地方。」一天赚这么多钱「太奇怪了」。

Langlois 创作了超现实主义的数字图像,通常是怪诞的卡通肖像—泪水淋漓的面孔和裸露的皮肤—传达了他黑暗的情绪。我参观那天他正在出售的作品《水手》(描绘了一个大头人物,它的大脑像一堆粉色牛肉一样暴露在外面;它的两只眼睛看起来像是从杂志图片上剪下来的,这是他肖像画中常见的主题,头上高兴地戴着一顶纸船帽子。

Langlois 在西雅图的头几天蜷缩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用 iPad 画了这个作品的大部分。然后,他使用动画软件添加动作:大脑轻轻地跳动,眼睛不停地眨眼。《水手》看起来既令人不安又异想天开。

不过,Langlois 并不是真的在出售数字艺术。他在出售一种不可替代的代币(NFT),这种代币对其所有者来说代表着与艺术家和艺术的独特关系。NFT 是使用区块链代码创建的数字文件,非常类似于使比特币成为可能的代码。Langlois 的 NFT 包含指向在线《水手》副本的数据,以及关于谁目前拥有 NFT 的数据。

这意味着 NFT 的行为有点像一件实物艺术品。有人可以拥有它,保存它或转售给另一个收藏家。Langlois 的动画是在线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甚至复制和下载。但只有一份 NFT。

最近,NFT 成了无数头条新闻的话题,这是始于去年 12 月的一股热潮的一部分,当时加密艺术家 Beeple 以 350 多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组作品。到了春天,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数字文件——勒布朗·詹姆斯的视频片段,Jack Dorsey 的第一条推特——被铸造成 NFT,以数百、数千甚至数百万美元的价格拍卖。

公众对这场淘金热意味着什么并没有达成共识。如果你问比特币的铁杆拥护者——他们自称为「加密原住民」——NFT 预示着数字财产的未来。它们预示着未来会有一天,人们会把收入花在数字产品上,他们可以交易、转售或囤积作为投资。当政府将失去其创造货币和保护财产的独特权力时,人们将转而相信区块链网络。

但是,NFT 愿景中存在着大量的风险和不利因素,尤其是环境成本。运行以太坊网络需要大量的能源,据估计,每年的能源消耗量与匈牙利大致相当。NFT 怀疑论者还认为,加密狂热的出现主要是为了让人们继续谈论加密货币,以便以太坊和比特币的价格保持高位。在他们看来,这更像是空穴来风的投机行为,是数十年来 「万物金融化」的下一个阶段。

自从六个月前引发这股狂热以来,这种无所不在的 NFT 受益者越来越多地是已经成为现代注意力经济赢家。Paris Hilton 以 100 多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系列数字图像 NFT;金州勇士拍卖了一系列数字纪念品的 NFT;那个在费尔节 (Fyre Festival) 拍下臭名昭著的奶酪三明治照片的人正在出售带有这张图像的 NFT,以支付肾脏移植的费用。

然而,像 Langlois 这样的加密艺术家是这股热潮的始作俑者——对于一种似乎正在将文化经济推向顶峰的趋势来说,这是一个奇怪的起源。就在去年,加密艺术还是一种亚文化的先锋,甚至可能是一种流派。正是 SuperRare 和其他几家网站创造了这个市场,他们逐渐说服了以年轻人为主、高度在线化的加密货币百万富翁,打开他们的虚拟钱包,花巨资购买数字代币。

对那些艺术家来说,突如其来的暴富可能会让他们惊慌失措。今年 1 月,当我第一次见到 Langlois 时,他的 NFT 销售额已经达到 30 万美元。虽然 Langlois 是他所在世界里的一颗耀眼的明星,但其他几十位数字艺术家(以前曾为网站设计工作屡屡受挫或忙碌)也开始以他们的艺术谋生。NFT 是否持续或最终成为 21 世纪郁金香狂热的新版本,这一问题对这些艺术家来说,意义远大于对艺术界和其他陷入这种投机狂热的机构的意义。

回到他昏暗的房间里,Langlois 正在观察他的拍卖。除 SuperRare 上的《水手》外,他还在 Bitski 网站上限量发售了三幅作品,它们的价格也在上涨。

在下午 5 点截止日期之前的最后几分钟,@ yeahyeah 以 46 ETH (约合 800000 美元)的价格竞标了《水手》。

「我要发狂了」Langlois 用嘶哑的声音喊道。他向 @yeahyeah 写了一条信息谢谢他,然后单击 SuperRare 上的按钮,将《水手》转移到 @yeahyeah 的数字钱包中。

Langlois 向后靠在椅子上,盘点自己的一天。当天他在 Bitski 上的销售额总计近 29000 美元,加上《水手》的收益时,他的收入略高于 10.9 万美元。。

「你知道是什么让我伤心吗?」他转向我说。他整天都在庆祝,与他的在线朋友聊天,但是没有人可以打电话。他说:「我没有兄弟姐妹,而且我不再与家人交谈。」即使他可以打电话给他们,他的新生活也很难解释。

纽约时报万字长文复盘:NFT 如何掀起一场时代潮流 | 链捕手从左到右: Sarah Zucker 的《宝藏猫》,售价为 8623 美元;Larva Labs 的《 CryptoPunk#7804》,售价为 7673568 美元;Matt Kane 的《 CRYPTOART MONETIZATION GENERATION》,售价为 82764 美元

几十年来,数字艺术家很少受到尊重。对于美术界的品位大师来说,他们的作品似乎更像是一种商业工艺品—用 Photoshop 制作的东西真的可以说是艺术品吗?画廊经常对数字作品表现出不屑,「为什么收藏家要为任何可以右键单击并免费下载的图像付费?」

然后比特币在 2009 年出现,有了区块链代码后,你可以制作几乎不可能被复制的数字项目。这方面的第一个艺术实验是由纽约的艺术家 Kevin McCoy 进行的,他在比特币问世后不久就对比特币及其区块链产生了兴趣。他想知道这是否能为创作者带来新的收入来源。McCoy 对去中心化的前景特别兴奋——区块链可以让艺术家直接向粉丝出售作品,而不需要像 iTunes 那样的中介机构。

2014 年,McCoy 与企业家 Anil Dash 合作,为自己的一件数字艺术创作了一个实验性的加密代币。第二年,McCoy 开办了一家小型初创公司,让艺术家创作和销售他们作品的代币。他遇到的多半是茫然的凝视。「这对人们来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McCoy 说。

2017 年春,这一概念焕发出新的生机。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 是布鲁克林的两位程序员,他们创造了一组很有收藏价值的人物,他们称之为 CryptoPunks 的朋克摇滚风格的像素化头像 (他们喜欢「古怪的项目」,Hall 告诉我。)他们不知道 McCoy 和 Dash 早先的实验。

但他们知道以太坊,该平台有一种简单的编程语言,使编码人员能够创建以 ETH 为货币的新金融产品。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 用这种语言为每一个 CryptoPunks 发布了一个 NFT,他们认为人们会被拥有小型像素化头像的想法所逗乐,也许会像棒球卡一样交易它们。

Hall 与 Watkinson 创建了 10000 个 CryptoPunks,并将每个朋克的 NFT 放在一个网站上,任何人都可以免费申请一个朋克并将其转移到以太坊钱包中。他们决定赠送 9000 个朋克,剩下的 1000 个留给自己。

几乎没有人立刻申请。几周后,Mashable 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宣称加密朋克「可以改变我们对数字艺术的看法」。一种疯狂的亚文化诞生了:访问者挤满了 CryptoPunks 网站,「不到 24 小时,它们就消失了。」Hall 告诉我。所有者们开始转售 NFT 给新的收藏家,最初的价格是几百美元,然后是几万美元和几十万美元。那年晚些时候,另一个名为 CryptoKitties 的 NFT 收藏品网站出现了,人们在那里购买和交易数字猫的 NFT。到 2017 年底,一些个别猫和朋克的售价高达 17 万美元。

2020 年春天,加密市场开始升温,Coldie 以 1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件作品。他笑着说:「我跨过了一个门槛,就像地震一样,人们都快疯了。」

到 2020 年年中,加密货币价格飞涨。另一位创纪录的人是 Matt Kane ,他曾是一名画家,对传统画廊寄予希望,并在 2010 年左右自学编码和 Web 开发。他编写了定制化软件来帮助他制作复杂的数字绘画。2019 年 5 月,他在 SuperRare 上发布了他的第一部作品,这是一部以朋友自杀后的悲痛为基调的系列作品。他早期的 NFT 成交额微乎其微,一位收藏家以 85 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件艺术品,并在第二周卖出,获利 59 美元。

但是到了 2020 年 9 月,他已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开发出更加雄心勃勃的艺术品,这是一件抽象艺术品,其组成根据比特币的价格而变化。他最早的收藏家之一—自称「Token Angels」—曾催促他确定拍卖日期,表示愿意支付 Kane 想要的任何款项。

Kane 说:「我告诉他,我认为 10 万美元是个好故事。」 令他惊讶的是,「Token Angels」同意了。这个价格再创新高,并起到了一种心理释放的作用:如果人们愿意为一个数字作品支付六位数的价格,那么上限在哪里?

自 2009 年比特币问世以来,区块链爱好者一直宣称其将彻底改变行业。他们承诺,很快从病历到股票市场再到农业库存的所有东西都将使用区块链。但这几乎没有发生过,取而代之的是,第一个流行的数字应用程序(除了加密货币本身之外)是用于买卖疯狂的数字图像。

Langlois 在 12 岁时第一次开始制作数字艺术,当时他玩的是 Minecraft。有创造力的玩家会制作自己的「皮肤」,从而定制他们的角色在游戏中的外观。他在网上认识的 YouTuber 教他如何一个像素一个像素地精心设计皮肤。之后,他开始为朋友的 YouTube 频道制作缩略图,每张 5 美元。这份创造性的工作是为了逃避不稳定的家庭,他说,「就在这一年,社会服务部门把他送到了他的外祖父母那里生活。」

在祖父母家,Langlois 的日子虽然安全但却沉闷,他开始花费数小时用记号笔画画来消遣。13 岁时,他得到一部 iPhone,这为他打开了进入在线数字艺术领域的大门。Langlois 拍摄了他的手绘照片,并将其张贴在 Twitter 上。之后,他直接在带有应用程序的平板电脑上绘图。他开始喜欢这种媒介,因为它更加私密:可以避免祖母不赞成的审视。

他从播客中听到了 Dostoyevsky 的故事,并狼吞虎咽地读完了《Notes From a Dead House》,对这位作家讲述的被监禁期间坚持不懈的经历兴奋不已。「当你在监狱里时,你以为自己最终会死,那你为什么还活着?」Langlois 说。「我爱这点,也爱人们为什么想要活下去。这就是艺术的意义。」

2020 年夏天,Langlois 几乎是偶然地进入了加密艺术领域。他已经开始在网上出售偶尔打印的作品。一位顾客花了 90 美元买了他的一幅画,并写信建议他在 SuperRear 上发行 NFT。Langlois 很怀疑。他告诉我:「我当时想,这是个骗局。但在网上研究了 SuperRare 之后,他认为该网站是合法的,于是他申请在那里上线他的作品,并提交了几幅作品和一个视频,第二天他就被允许进入了。

Langlois 不知道应该如何定价,他的艺术值多少钱?SuperRare 营销主管 Zack Yanger 对他说「你会得到 60 美元或 600 美元的出价,这看起来会很多。但我向你保证,如果你拿着它,它会有回报的」。他听从了建议,在 6 月 5 日,他发布了《我一直在想你》,灵感来源于高中时的一次心碎,一张紫鼻子、红唇的达利式脸庞,上面写着「这是你喜欢的吗?」,第一次出价是 0.1 个 ETH,当时价值可能是 25 美元。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出价升至 130 美元,然后升至 500 美元以上。当价格达到 4.5ETH 时 (约 1017 美元),它终于卖出了。

他在 Twitter 上发布了一段自己兴奋地大叫的视频。他说:「我很激动,我满怀感激之情。」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他在 1000 美元到 2000 美元的价格区间中出售了作品。到九月份,他以超过 8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作品。到了 11 月,他的作品在 NFT 网站 Nifty Gateway 上的单笔拍卖就以 25000 美元的价格成交。

究竟是谁在为 NFT 买单呢?一般来说,他们是投资加密货币行业多年的年轻人,他们持有的加密货币价值达到数百万美元。40 多岁的全职加密投资人 Eric Young 是 Langlois 作品的收藏家之一,他买下了这件价值 2.5 万美元的作品。他说,他从 2018 年就开始投资比特币,赚了很多钱,他很喜欢 Langlois 作品中美学的一贯性以及他在作品中融入细节的热情。他说:「他才刚满 18 岁就能够拥有如此多的才华,这真是令人惊叹。」

对于一些加密投资者来说,购买加密艺术品给了他们一些艺术性的东西,让他们在一个由其他麻木的技术对话主导的领域里谈论一些艺术气息。就像马尼拉的一位收藏家 Colin Goltra 对我说的那样,「在很长的时间里,你只能与加密领域的前金融家打交道,还有那些告诉你区块链医疗记录的初创公司。」他喜欢和像 Pak 这样的艺术家在深夜进行长时间对话,后者以对 NFT 采用了 Warholian 的概念艺术方法而闻名(Pak 曾经出售一系列图像完全相同的 NFT,价格从 100 美元到 100 万美元不等)。接触这些艺术家——他们往往乐于与富有的新客户交谈——是一种诱惑。

对于书呆子般的加密爱好者来说,加密艺术的美学以及它在推特上繁杂的社交网络,感觉就像是他们最终可以「得到」的一个艺术场景。与我交谈过的大多数收藏家从未购买过任何艺术品,并且对进入画廊的前景感到有些害怕。

他们通常对艺术史了解不多。但许多加密艺术的视觉调色板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它受到了模因、互联网上那些模棱两可、浮夸的比喻或者科幻电影和插图的未来风格的严重影响。如果说加密艺术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视觉审美运动,那么这将是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一代创作者的灵感不是来自于看窗外,而是来自于看窗户——他们看到了一个软件、电影、游戏的数字世界。

「我觉得我最初对数字艺术的介绍是一种最终幻想’式的电子游戏氛围」洛杉矶加密艺术家和电影制片人 Blake Kathryn 说,他使用 3D 建模软件来创建光滑的机器人形象和梦幻建筑的远景 (她创作了 Paris Hilton 的数字肖像画,以 NFT 的形式以 11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另一位加密艺术家 Olive Allen 在她的 NFT 作品中经常使用流行文化的图标,从 Furbies 到视频游戏角色 Kirby 。「这确实是一种使互联网痴迷的艺术形式,就像整个 ADHD 一代一样。」Cryptoart 博物馆的共同创作者 Colborn Bell 说,该博物馆拥有数百件艺术品,并在网上进行展示。

传统艺术界在美学上存在分歧。去年秋天,温哥华双年展决定纳入 NFT 艺术作品,而双年展主席 Barrie Mowatt 则到几个 NFT 网站寻找一些作品。他最终发现了令他印象深刻的作品,但他说:「我记得我当时在想,这里有很多「脏话」艺术。」

艺术家 Noah Davis 更为狂热,他认为加密艺术家具有一种游戏精神,而这种精神往往是美术作品中所缺少的。但是他明白为什么老派艺术品收藏家会对他嗤之以鼻:「有些作品看起来确实更适合放在商店里、挂在宿舍墙上或放在留言板上。」他说。

显然,NFT 市场一定程度上是由投机活动推动的:许多收藏家将加密艺术视为潜在的有利可图的投资,就像比特币本身一样。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加密时代的炫耀性消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法律学者 Kal Raustiala 指出,为艺术付出高昂的代价是富人炫耀自己财富的一种由来已久的方式。

在过去,人们将价值 4000 万美元的毕加索作品挂在他们豪宅的墙上。不过,由于 NFT 只是数据,加密艺术品收藏家大多盯着屏幕(当他们在看自己的藏品时)。收藏家们创造了虚拟现实画廊,这样他们就可以戴上护目镜,在虚拟墙上欣赏自己的艺术作品,并邀请朋友加入他们的聚会。其他收藏家则回避这种展示方式。他们只需在 iphone 或电脑浏览器上调出自己的艺术作品,就像使用 Instagram 一样。

事实上,有几个人告诉我,他们欣赏数字艺术是为了节省空间。在他发现 Cryptoart 之前,Token Angels 买了很多真人画,以至于他的家人制止他们继续买这些艺术品。现在,他在一个名为 Cryptovoxels 的在线网站上拥有一个虚拟 3D 画廊,在那里他展示他的加密艺术,包括价值 10 万美元的 Matt Kane 作品。他告诉我:「我会将 Matt Kane 的艺术描述为纯粹的高潮,因为这些图像太美了,你会想要放大。」

局外人对 NFT 文化几乎一无所知,他们认为购买 NFT 艺术品的人拥有该 NFT。但实际上 NFT 包含与艺术品相关信息所对应的数据,比如创作者、标题以及可供查看的在线副本链接等。可见图像只是其中一部分,不管是 JPEG 还是 GIF 动画,都只是在线位置上托管的数字文件,但 NFT 通常是指该文件(如果托管该艺术品的网站出现故障,那么 NFT 可能成为空白链接)。任何人都可以去 SuperRare 等 NFT 艺术平台复制该数字文件并发布到 Instagram 或 Facebook,亦或将其设置为手机背景。

既然如此,我们很好奇收藏家在购买 NFT 时心里最想得到什么?部分藏家认为购买 NFT 是证明自身与艺术品、创作者产生关联的证据,能够让他们像以前那样吹牛,他们几乎不关心这件艺术品是否会被其他人看见。而我采访过的收藏家都认为如果他们拥有的艺术品在互联网上被广泛复制,他们会感到很高兴:对于艺术品的拥有者来讲,成千上万人关注自己的数字艺术品是开心的事情。

对加密货币信仰者而言,这种关注意味着加密货币行业正处于经济大转变初期,这种情况下,创作者可以出售那些易于复制的任何数字产品:音乐、视频、游戏附件、文章以及照片。Nifty Gateway 联合创始人 Duncan Cock Foster 说:「现在有点像 1996 年的互联网中继聊天,那时 Facebook 还没有被发明出来。」

「我花很多时间免费发布艺术品来吸引潜在客户。」少数成功的黑人 NFT 艺术家之一 AndréOshea 表示,他对 NFT 持乐观态度,这项技术正在帮助在线艺术家改善作品被滥用的情况

然而,新兴的 NFT 市场仍存在很多弊端。追踪加密货币能耗的经济学家的 Alex de Vries 认为能源消耗是主要弊端,目前所有以太坊挖矿设备每年总耗电量约为 42.78 太瓦小时,这让一些具有气候活动家身份的加密艺术家感到困扰。

法国艺术家 Joanie Lemercier 于去年冬天卖了几笔 NFT,赚了 3 万美元,原本他计划在 2 月份再次进行艺术品发行和出售来赚取 20 万美元的收入。「这些收入相当于我画廊两三年的销售总额,但作为一名气候活动家,我无法确定 NFT 是否会消耗大量能源,所以取消发行数字艺术品。」她说。

其他艺术家则对 NFT 迅速转变为以热点为基础的赢家通吃的投机游戏而感到沮丧。英国的加密货币艺术家 Sparrow Read 与名为 Massimo Franceschet 的数据科学家对 NFT 的销售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极少数艺术家和收藏家拥有 NFT 艺术所产生的大部分财富。雷德表示,鼓励排行榜竞争的市场体系看起来似乎不符合 NFT 初期的民主化愿景,与其早期承诺相违背。此外,收藏家和大多数艺术家几乎全部是男性。

Sarah Zucker 是少数没有实现财富自由,但却过着体面生活的艺术家之一,她今年 35 岁,居住在好莱坞,是一名摄影师兼动画编剧,经常在美术市场上出售版画。Sarah Zucker 为了在毕业后支付生活所需,便于 2010 年初期开始经营一家网站开发公司,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有制作病毒动画 GIF 的天赋,因为使用 1980 年代和 90 年代的低保真设备进行制作,她的作品总是具有与众不同的模因品质。

作为 GIF 动画创作者,Sarah Zucker 总计在在 Giphy 上发布 1500 个 GIF,获得 66 亿的观看次数,这显然是巨大的成功。但这些 GIF 并没有为她带来收益,只是吸引到许多企业客户来找她做营销活动所需作品。

Sarah Zucker 是 SuperRare 的早期用户。「我现在是老手了,经常以 2000 至 4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作品。」接受采访时,她表示刚缴纳税款,目前她几乎全部收入都来自加密货币销售。「不夸张地说 NFT 改变了我的生活。」她说,这些收益的到账速度与以太坊的价值波动打破了她的金钱观。如今她不再为商业工作而忙碌,而是可以专心创作,她通过转售作品获得了 10%的版权使用费。

「这项收入是是永久的,当我以后成为伟大且具有智慧的艺术家,我将建立 Sarah Zucker 基金会,如此一来,我的子孙后代就可以在 100 年后仍然拥有我的以太坊钱包,赚取版权费。试想,梵高的后代如能如此,他们将会赚多少钱?」她说。

NFT 市场的顶峰始于 Beeple。一位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 39 岁加密艺术家,名为 Mike Winkelmann。过去十四年,他坚持制作名为「DAY」的作品,顾名思义就是将自己每日的创作发在网上,以磨炼自己的手艺。「我会一直坚持做这件事,直到我死去。」

Mike Winkelmann 开始只是纸上素描,后来开始使用 3D 建模软件。据说他偏爱超现实主义,有时是怪诞图像,有时是对流行文化或日常事件的嘲弄,比如魁梧的 Tom Hanks 打冠状病毒等。基于此他的名气在网上流传甚广,甚至有 DJ 在节目中使用他的图像,而 Louis Vuitton 这样的品牌以及像 Nicki Minaj 和 Justin Bieber 这样的明星都开始与他合作,目前他在 Instagram 上有超过 200 万的粉丝。

Mike Winkelmann 在 2020 年 10 月听说加密货币,当时他惊讶地意识到艺术家的知名度与收入不匹配,自此他开始做自己的作品,第一个作品描绘了一个肥胖裸体男人跨着一头公牛,戴着盖伊·福克斯面具,举起中指。他在那笔交易中赚了约 13 万美元。而去年 12 月,他进行了部分「EVERY DAY」的图片 NFT 限量版销售,包括一张包含 20 个「EVERY DAY」图片的 NFT ,单周收益超 350 万美元。

Mike Winkelmann 欣喜若狂,他认为这是对加密艺术的验证,加密艺术甚至比传统绘画或雕塑更具影响力。「 加密艺术家本质上是塑造社会视觉语言的人,我希望加密艺术受到主流的尊重。」他说希望自己的妈妈也可以参与购买加密艺术品。

一月份,佳士得与 Winkelmann 联系,邀请他参与拍卖。Noah Davis 告诉我:「人们看到这样的作品时会发疯。」所以他们决将整个「Everydays」(其中的 5000 个)都转化为 NFT,让买家购买他十四年以来的作品合集。

这场拍卖于今年 3 月 11 日举行,期间 Winkelmann 在社交媒体平台 Clubhouse 上进行 NFT 艺术主题的音频对话,直至合集作品竞标价达到 5000 万美元,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Winkelmann 离开了 Clubhouse,见证了他的 NFT 最终以 690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几乎在爆粗口。

事实证明,Beeple 作品的主要藏家为 Vignesh Sundaresan 和 Anand Venkateswaran,他们是 NFT 的基金 Metapurse 的创始人,为了购买 Beeple 的 6900 万美元的 NFT,他们建了多个假名帐户。

Sundaresan 和 Venkateswaran 对 Beeple 的艺术有一个计划,他们在三个在线 3D 世界中购买了一块土地并聘请了一个设计师团队基于此建立虚拟博物馆,展示的都是 Beeple 的艺术作品。

但是博物馆只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是将 Beeple 的工作变成一种新的加密货币。一月份,他们拿出以 220 万美元购买的 20 个 Beeple「Everydays」NFT,并创建了一套新的 NFT 代币,总计 1000 万个,称为 B20。

这些代币代表 Beeple 工作中的部分所有权。他们将 10%的代币支付给了建造虚拟博物馆的设计师,2%给了 Beeple,自己保留了 50%。其余部分将被出售。Sundaresan 说:「此想法来自于让艺术品并与多人分享所有权,当我们的化身漂浮在博物馆上空时。」

无论如何,B20 代币可能已经产生丰厚的回报。1 月下旬,Sundaresan 和 Venkateswaran 在他们的在线博物馆举行了虚拟派对介绍他们的新代币,短时间内,他们出售 260 万个代币,筹集近 100 万美元。

3 月 10 日,B20 代币价格达到峰值,略高于 27 美元,到 5 月 7 日,价格已跌至 2 美元左右。假设他们仍然有 500 万个代币,相当于价值 1000 万美元。

NFT 的天价是否表明泡沫注定要破裂?看起来确实是这样,许多收藏家自己也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他们说,这吓不倒他们。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曾几次下跌,但每次都有所回升,并飙升至创纪录的高点。许多收藏家告诉我,NFT 市场可能会经历类似的洗牌。

「我敢肯定会有这样的版本,几年后我看起来会非常愚蠢。」当我们在去年 12 月份首次谈话时,Goltra 告诉我。他说,艺术热潮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消退,使他的收藏品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内价值微乎其微。但他希望 NFT 能够在文化的几乎每个角落定居。他说:「各种各样的艺术家正在研究如何通过代币化来吸引观众和狂热者。」 「这与消除中间商的最初加密愿景相符。」

在更深的层面上,一些观察人士认为,NFT 的崛起是西方经济体酝酿已久的问题的征兆—正如纽约大学营销学教授 Scott Galloway 所说的那样,「万物金融化」。他指出,在过去几十年的所有泡沫中—从科技股的繁荣到次级抵押贷款的繁荣,再到最近几年的牛市—其结果是「在过去 30 年,一个伟大的科技时代,实现了数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我们看到工资持平,每五个有孩子的家庭中就有一个面临粮食不安全问题。」他说,一些艺术家可能会在短期内致富,但任何将经济活动转变为纯粹投机的行为都会加剧不平等。

NFT 的先驱 Anil Dash 还怀疑,急于创建 NFT 市场的风险资本家和企业家中,除了创造新的有利可图的衍生品之外,很少有人关心其他事情。加洛韦怀疑,NFT 可能会加速加密货币在日常生活中的大规模采用,这是比特币粉丝的梦想,但也是加洛韦担心的一个问题:他担心,如果各国货币真的萎缩,作为主要全球货币持有者的美国将损失最大,这会让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以及洗钱者和犯罪分子感到高兴。

当谈到 NFT 的巨大能源需求时,有一些可能的技术解决方案,例如 PoS 机制,这种机制只需使用以太坊挖矿网络目前所用能源的 0.01%,开发者预计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初完全切换到该技术。在此之前,Joanie Lmercier 等艺术家敦促密码艺术家停止使用 SuperRare 等网站,转而使用已经使用 PoS 机制的交易市场,如 Hic et Nunc 或 Kalamint。但是到目前为止,大部分艺术家似乎坚持使用能源密集型市场。

我最近几次在 Zoom 上与 Langlois 交谈时,他对这种奇怪的死水很快成为全国对话的焦点感到惊讶。现在,名人和品牌比艺术家更能推动这一趋势。「 NFT 只是人们取笑或随便谈论的东西,即使他们不了解它的含义,也可以谈论它,对吗?」他说。

这并没有困扰他,他怀疑 NFT 会长期存在,既是为了艺术家们,也是为了疯狂的 MEME 收藏品。他刚从旧金山飞回来,在那里参观了 SFMOMA,为下一个 NFT 收集想法。他的脑子里充满了想法。「艺术正在腾飞,」他说,「不知何故,我在这个疯狂的群体中处于顶端。」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