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貸令人頭疼,但也是最具魔力的DeFi 積木- 鏈聞ChainNews


把代碼化的錢功能分離開來,是否可以提高單個功能的效率?閃電貸就是一件分離錢的功能的事情。

原文標題:《閃電貸:DeFi 樂高中最具魔力的一塊積木
撰文:李畫

致謝:高金,YFII 志願者;Seb,InstaDApp 社區經理

在我眼中,閃電貸是DeFi 樂高中最具魔力的一塊積木。但因為它常常與黑客攻擊聯繫在一起,以及還沒有足夠多的基於它的應用,閃電貸的魅力未能完全展現出來。

因此我試著寫了這篇文章,想從閃電貸的小用例出發,抽像出它的可能的一些意義。但上升到意義就有拔高之嫌,請僅把本文作為一種個人視角的觀點。也謝謝YFII 社區的高金和InstaDApp 社區的Seb 接受采訪,為本文提供了他們關於閃電貸的知識和見解。

閃電貸令人頭疼,但也是最具魔力的DeFi 積木

閃電貸是一股抹掉不平的洪流

當代幣在不同DEX 的價格不一樣時,可以用閃電貸套利,過程簡單:借一筆閃電貸,先用這筆錢在價格低的DEX 買幣,再把買來的幣在價格高的DEX賣掉,最後用賣幣的錢還掉閃電貸。只要買賣代幣的價差高於閃電貸手續費與操作gas 費之和,就能完成套利;在套利的同時,不同DEX 間的價格差被「搬平」了。

在清算被觸發後,清算價格與市場價格不一樣,可以用閃電貸做清算。過程如下:借一筆閃電貸,先以清算價格獲得抵押品,再以市場價格賣出抵押品,最後用賣抵押品的錢還掉閃電貸。一般而言,清算的收益可能有3%~5%,而閃電貸的手續費在uniswap v2 是0.3%,在aave 是0.09%,在dydx 是2wei。

套利和清算都是空間維度上的價格不一樣,期貨則是時間維度上的價格不一樣,閃電貸同樣可以應用於此。

比如用閃電貸做多ETH:用閃電貸借DAI,然後在DEX 用DAI 購買ETH,接著在比如Compound 抵押ETH 借出DAI (此處ETH 為用DAI 購買的ETH 與用戶自己的小部分ETH 之和),最後用借出的DAI 還掉閃電貸。

以上只是價格「不平」的幾類例子,在沒有閃電貸時,出於成本和風險,這些不平並不一定能高效地被抹平。

但有了閃電貸則會不同,閃電貸的成本之低但效率之高、能使用的資金量之大但風險之小,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利弊不對等的關係(或許可以說這種關係是不符合物理世界規律的)。在此前提下,任何形式的價格不平幾乎都是確定性的機會。

閃電貸就像是一股可以一路抹掉不平的資金洪流,而最關鍵的是,人人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召喚它出來。有閃電貸的DeFi 世界是平的。

如果做延伸,價格代表的是信息,閃電貸抹掉價格不平或許意味著:在DeFi 世界,只要出現新信息,該信息將以閃電貸的速度傳遞給每個參與者,而參與者可以結合新信息做出決策,他的決策信息也將以閃電貸的速度傳遞。

這帶來的會是一個信息快速、充分傳遞的系統,而這種系統最大的好處或許就是高效,此外,這種系統的快速糾錯能力也可以減少系統性風險的累積。

閃電貸讓錢不再昂貴,貴的將是策略

閃電貸的錢會是便宜的,閃電貸可以調用的資金量會是巨大的。有兩個主要的原因會帶來這種結果:

第一,零風險。傳統貸方面臨的最大風險是違約風險,但這種風險對於閃電貸來說是不存在的:貸方永遠不用擔心借貸方還不上錢。從資金安全層面來講,閃電貸的貸方是零風險的。

第二,可兼職。鏈上的資產可以在承擔它們本來作用的同時,也作為閃電貸資金位於閃電貸資金池中,因為在鏈上其他操作的眼中,閃電貸的資金始終是處於未被佔用的狀態的,始終是可用的。

在兼職這件事上的一個極端例子是把閃電貸功能內置到ERC20 token 本身,這意味著該token 的全部資產天然地都可以被閃電貸借出。

有一個關於閃電貸的觀點是:用作閃電貸的資金沒有機會成本問題,把資金用於閃電貸不會讓這部分資金失去其他的機會。這與「可兼職」表述的應該是同一件事情。

因為上述原因,閃電貸市場的競爭可能導致未來閃電貸的手續費是趨近於零的,可藉的資金是趨近於無限的。

而在閃電貸市場之外,還有一種更極端的產品叫閃電鑄:可以通過閃電鑄憑空鑄造資產,想要多少就鑄造多少,只要你在這個原子交易的最後把鑄造出來的資產全部銷毀即可。想想這種情況下的資金使用費用和資金量。

如果閃電貸讓錢不再昂貴,會帶來什麼局面?也許我們會把鏈上的金融活動分解和抽象為兩大類,一類是無法使用閃電貸資金的,即佔用資金型的,一類是可以使用閃電貸資金的,即使用資金型的。 (注:這種分類命名不准確,只是在本文中用來區分兩種不同的資金發揮作用的方式)

佔用資金型的運轉模型可能與傳統模型相似,資金在該模型中佔據核心位置;但使用資金型的運轉模型可能會與傳統模型截然不同,因為資金的來源是易得的、便宜的閃電貸,資金對於模型不再重要。

當資金不再昂貴時,貴的是策略。好的策略佔據核心位置,這對提出策略的人以及投資策略的人都是有益的,收益會流向他們,而不是流向驅動策略運轉的資本;而收益流向策略會鼓勵更多好的策略出現和發展,這對整個生態的進化是有意義的。

當資金不再昂貴時,金融產品的設計邏輯也需要改變。最簡單的改變比如一些套利、清算類的協議,它們之前一個重要的工作是吸引用戶資金,但如果未來閃電貸的使用費用趨近於零,那它們在設計時就不用考慮用戶問題或者說資金問題。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就像高金的觀點,他認為閃電貸讓用戶可用的資金變多了,它的一大應用場景是市場上存在某種可以讓你賺錢的機會,但是你缺少資金。

不過現階段閃電貸並沒有足夠便宜,一些資金的使用費用是比閃電貸低的,很多套利行為並不會選擇閃電貸。所以現在只能說閃電貸是這類金融活動的資金費用的最高值,而不能說閃電貸是最佳或唯一選擇,但未來如何會取決於閃電貸市場的發展。

延伸的一個話題是:當使用資金型的金融活動不再需要佔用資金後,資金都可以用於佔用資金型的金融活動,這相當於變相增加了可用資金總量(之前資金要分為兩半用於兩處,現在資金只需用於一處),也可以認為提高了可用資金的利用率(之前有的資金處在等待被使用狀態,現在資金都處在使用狀態)。

閃電貸是部署資金的橋樑,為用戶提供跨協議管理資產的能力

InstaDApp 似乎是目前開發了最多閃電貸的用法並封裝起來提供給用戶直接使用的應用,我在discord 聯繫了其社區經理Seb,想了解該應用中閃電貸的使用情況,以及他們對閃電貸的看法。

Seb 告訴我從數據上看,閃電貸一種受歡迎的用法就是作為用戶部署資金的橋樑,比如在SAI 向DAI 遷移時,他們看到了很多閃電貸的用例。 (注:Seb 正在整理閃電貸的相關數據,他在後續提供給我後,我將放在本文的留言中供查閱)

用閃電貸遷移資產或債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如你想把自己的借貸關係從A 協議轉移到B 協議,就可以:借一筆閃電貸,先用這筆錢在A 協議中贖回抵押品,再把抵押品存入B 協議借出資金,最後用借出的資金還掉閃電貸。

有了閃電貸,資金可以幾乎不受阻礙的從一個協議流向另一個協議,從一類資產流向另一類資產。

如果站在生態的角度,閃電貸把應用/ 協議的圍牆花園又變矮了一些,用戶只要認為某個協議或某類資產對自己而言是更優的選擇,就可以輕鬆地把資產遷移過去。而這將帶來一個更具競爭力、更具進化能力的系統。

如果站在用戶的角度,Seb 認為利用閃電貸提供的流動性,可以為用戶提供跨協議管理資產的能力,這同時也是一種自動化管理資產的能力(自動化的賬戶管理)。

用戶只需要設置自己的策略,賬戶可以藉道於閃電貸,在條件被觸發後自動完成操作,比如在利率變化時轉貸。流動性從哪兒來?從閃電貸來。

結束語

錢被我們賦予了太多功能,如果我們把這些功能分離開來會怎麼樣?對於人腦,識別並處理一個多功能可能比處理多個單功能要簡單很多,但對於計算機,處理單功能才是它的強項。

那麼當錢以代碼的形式存在和運轉後,如果我們把錢的功能分離開來,是否可以提高所有單個功能的效率,是否是更合理的方向?

在我看來閃電貸在做的事情,就是一件分離錢的功能的事情。

那麼最後,讓我們以威廉·布萊克一首詩的節選結束文章吧,它真的很閃電貸: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無限掌中置,

剎那成永恆。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