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擬強制發牌規管虛擬資產交易服務平台,一文速覽關鍵要點- 鏈聞ChainNews


香港最新的數字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制度是什麼?本次調整較此前香港證監會陸續發布的虛擬資產交易所監管政策又有何調整?

撰文:阿得

今日,香港特區政府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發布《有關香港加強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管的立法建議公眾諮詢》文件,就修訂香港法例第615 章《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收集公眾意見。諮詢文件中關於「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牌照」的討論引發了市場的高度關注。

香港對虛擬資產和虛擬資產交易所的最新定義究竟為何?最新的發牌制度是什麼?本次調整較此前香港證監會陸續發布的虛擬資產交易所監管政策又有何調整?鏈聞將通過本文帶你一同了解。

香港擬強制發牌規管虛擬資產交易服務平台,一文速覽關鍵要點

香港證監會行政總裁歐達禮3 日在香港金融科技週網上論壇上表示,證監會去年推出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的監管框架,但仍難以對所有平台作出監管。發牌制度推出後,所有於香港營運、或以香港投資者為目標客戶的虛擬平台,都必須申請牌照,受當局監管。所有虛擬資產交易平台都會在去年的監管框架和發牌制度下運作。

監管誰?

諮詢文件指出,「建議建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制度,規定任何人士如有意在香港從事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的受規管業務,須向證監會申請牌照,並符合適當人選準則,而持牌人須遵守《打擊洗錢條例》所訂的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定和其他旨在保障投資者的規管要求。」

對於虛擬資產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虛擬資產交易所的定義,諮詢文件給出了明確的解釋。

虛擬資產是指「以數字形式表達價值的資產,而有關資產可以數字形式買賣或轉讓,或利用支付或投資用途」。其定義不包括法定數字貨幣(包括央行數字貨幣),以及受《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 章)監管的金融資產(例如證券和認可結構性產品)。根據定義,不可轉移、交易或互換的封閉式、有限用途產品均不屬於虛擬資產。無論價值是否穩定,其定義適用於其他所有虛擬資產,因此確認有資產作擔保,藉以穩定其價值的虛擬資產(所謂的「穩定幣」),亦屬受規管的虛擬資產。

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則是指「以業務形式運作與虛擬資產有關的特定活動」。包括(1)進行虛擬資產與法定貨幣的交易;(2)進行一種或多種虛擬資產互相交易;(3)轉移虛擬資產;(4)為虛擬資產提供託管或管理服務,或提供控制虛擬資產的工具;以及(5)為發行虛擬資產提供相關的金融服務。

虛擬資產交易所是指允許或邀請客戶落盤,以貨幣或虛擬資產(不論是否同一種虛擬資產)買入或賣出任何虛擬資產,並在業務過程中曾保管,實施,控製或管有任何貨幣或虛擬資產的交易平台。

如何監管?

諮詢文件指出,虛擬資產交易所的業務為《打擊洗錢條例》下的「受規管虛擬資產活動」,虛擬資產交易所是現時在香港規模擴張,發展較成熟的業務。為開拓金融創新和數碼轉型帶來的商機,並減低其風險,需要為虛擬資產交易所建立發牌制度。

而任何人士無牌從事受規管的虛擬資產活動,即屬刑事罪行,定罪可被監禁7 年和罰款500 萬元;如持牌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及其負責人違反法定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要求,可被刑事起訴,經公訴程序定罪,可被監禁兩年及罰款100 萬元。他們亦要面對行政處分,包括譴責、勒令作出糾正,罰款(最高金額為1000 萬元,或因違反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定或其他規管要求的不當行為而獲取的利潤或避免的開支金額的三倍,以金額較高者為準),及暫時吊銷或撤銷牌照。

最新發牌細則

諮詢文件對發牌的公司資質最基本要求包括:(1)只有在香港成立並有固定營業地點的公司,可申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牌照。 (2)不具備法人地位的自然人或商業模式(例如獨資經營或合夥),均不符合資格申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牌照。

參考自願性發牌制度,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文件建議賦權香港證監會對持牌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施加發牌條件,鏈聞對此進行了總結包括只限專業投資者、財政能力、知識和經驗、業務穩健程度、風險管理、分割管理客戶資產、掛牌和交易政策、財務匯報及披露、預防市場操縱及違規、預防利益衝突等方面。

歐達禮指出,「能否成功申請牌照,將取決於平台的財務狀況、營運經驗、風險管理等,由於考慮到投資的風險,平台只可提供服務予專業投資者。」

和此前發布的政策區別

香港對虛擬資產的監管一直走在全球前列,在本次諮詢文件前,香港已陸續發布《香港證監會虛擬貨幣監管規定》(下稱《規定》)、《有關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的警告》(下稱《警告》)和《立場書: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台》(下稱《立場書》)等多份針對虛擬資產的監管細則。

實際上,香港在2018 年11 月1 日頒布的《規定》主要為概念性框架,其重點主要針對投資虛擬貨幣或資產的基金和銷售平台,內容包括要求超過10% 資產規模(AUM) 屬虛擬資產的基金,只可向專業投資者銷售,任何投資虛擬資產的基金和經紀都須向證監註冊等。

而在2019 年11 月6 日頒布的《立場書》中,香港證監會詳細闡述了他們對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的監管措施。主要涉及資產託管、KYC 認證、市場操縱、合規監管、會計及審計、專業投資者門檻、反洗錢等詳細的規則。

同時,立場書還強調了香港證監會將不會監管比特幣,只監管交易證券型代幣平台;比特幣和其他常見的加密貨幣,並不屬於證券。香港證監會表明,他們無權向僅買賣非證券型虛擬資產或代幣的平台發牌照或對其作出監管。因為此類資產並不屬於《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證券」或「期貨合約」。也就是說,只有向客戶提供證券型虛擬資產或代幣交易服務的平台,才屬於證監會的監管範圍,即使只有一種代幣屬於證券,也在證監會監管之列。

歐達禮表示,「此前的監管框架並非強制要求,而且虛擬資產營運者也可以逃避監管,例如,保證加密資產並非證券類型即可不受監管。」而本次諮詢文件的發布,是強制發牌制度監管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並在原先《立場書》的基礎上做了反洗錢、發牌細則、監管定責、違法定罪量刑上做了更詳細的補充。

香港特區政府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表示,「與去年底證監會在監管沙盒實施自願性參與的監管試驗計劃不同,這次建議的發牌制度屬強制性,會全面監管證券型及非證券型代幣的交易服務,我們將要求所有虛擬資產交易平台在陽光下運作,它們需取得證監會發出的牌照,並執行《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下的相關措施,以及其他保障投資者和防止市場操控的要求。」

從當前香港頒布的幾份文件上看,堅持公司在香港成立並有固定營業地點和負責人具備法人地位的自然人或商業模式,是香港數字資產交易所獲取牌照合規運營的核心。但公司整體的運營狀態、風險管理、財務狀況、反洗錢等也是香港監管部門關注的重點。

虛擬資產領域的快速發展亟需全面立法,香港作為在監管方面的先驅,始終為全球市場提供著法律法規修改的經驗。目前全球的監管部門也在逐步重視和完善相關法律,對於數字資產從業者來說,從香港的監管細則中探尋監管趨勢,未雨綢繆,才能應對多變的風險形勢。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