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arimer 離職風波:揭秘EOS 背後的權力遊戲


Daniel Larimer 離職後,Brendan Blumer 完成了對Block.one 權力的統一。

原文標題:《BM 出走之謎,EOS 的權力遊戲》
撰文:深潮TechFlow

「弗吉尼亞州,弗吉尼亞州,最大ICO,EOS 倒閉了,王八蛋老闆BM 帶著他的小姨子(重音)和比特幣跑路了……」

當段子照進現實,總顯得現實有些許荒誕。

1 月10 日19 點,深潮TechFlow 小編戰戰兢兢發出快訊,「EOS 創始人BM 疑似辭去Block.one 首席技術官一職」,迎來的果然是EOS 社區的「闢謠」:

Daniel Larimer 離職風波:揭秘EOS 背後的權力遊戲

假新聞!

一時間,快訊、闢謠、反闢謠橫飛,BM 化身量子態,遊走在EOS 的K 線針尖上。

隨後,塵埃落定。BM 在EOS 系社交平台Voice 再度發聲,2020 年12 月31 日起,已辭去了Block.one CTO 一職。

憤怒的投資者開始湧進EOS 電報群,用工地英語發出怒吼:「we have to kill him.」

Daniel Larimer 離職風波:揭秘EOS 背後的權力遊戲

就連李老師,也覺得是被戲弄了一番,發出無奈的長嘆。

Daniel Larimer 離職風波:揭秘EOS 背後的權力遊戲

BM 辭職並不妨礙EOS 背後的母公司Block.one (簡稱B1)成為ICO 最大贏家:不僅靠EOS 融資超40 億美元,更換得超過24 萬枚比特幣和數億美元國債。

當投資者紛紛把矛頭指向BM 這個程序員時,BM 卻開始抒發理想主義者的情懷,「離職是為了隱私和自由」,在深潮TechFlow 看來,這既是初心復燃,或許也是在權力與路線的遊戲中,落敗後的自我安慰。

誰才是渣男?

一個女性朋友將EOS 及其創始人BM 稱為渣男,並總結了渣男的若干氣質:

專搞曖昧,不定關係

事前體貼,事後冷漠

追求熱烈,到手變臉

一味索取,不願付出

逃避責任,沒有擔當

在她看來,EOS 就是妥妥的PUA 大師,這類項目和渣男一樣,總是給你希望,又讓你連續失望。口頭甜言蜜語不斷,卻永遠不會給你實質的幸福。

在這裡,我不禁要為EOS 喊冤,因為人家一開始就沒給過承諾。

在EOS 的銷售協議中,寫得明明白白,EOS 沒有任何的權利、價值,不是投資,也不是貨幣,更不是證券,銷售所得全憑開發公司Block.one (簡稱B1)處置,B1 創始人Brendan Blumer (簡稱BB)也多次強調,EOS 的發行是銷售協議,而不是募資協議。

Daniel Larimer 離職風波:揭秘EOS 背後的權力遊戲

和戀愛中的女生一樣,怀揣著暴富夢的投資者也容易被幻想出來的「愛情」沖昏了頭腦。

EOS 創始人BM 是渣男嗎?

2014 年,他聲稱沒有新項目,也不會離開BTS。

2016 年,他聲稱沒有新項目,也不會離開Steem。

2018 年,他聲稱沒有新項目,也不會離開EOS。

流水的項目,鐵打的BM……

2021 年,BM 有了新的稱謂:三姓家奴,在中文加密社交平台,宛如過街老鼠,一時之間,人人喊打。

但,或許BM 才是那個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人。

BM 離開,早有信號。

1 月4 日,BM 發布推特稱,BB 控制了B1 和所有的產品、服務事務,他所能做的就只是在BB 追求的範圍內給出建議,他有大計劃,喜歡干大事。

言下之意,BM 失去了權力,Block.one 成為了BB 的天下。

當渣男被欺負,一定是遇到了更厲害的渣男,BB 顯然是這樣的狠角色。

天才與內鬥

如果說BM 是技術上的天才少年,那麼BB 就是商業上的天才少年。

15 歲,Brendan Blumer 就開始創業做生意,開發了一個用以銷售多人在線遊戲上的虛擬資產的網站Gamecliff,售賣一些類似於「魔獸世界」 的在線角色扮演遊戲的道具,魔劍和盔甲。

2005 年,Gamecliff 被另一家遊戲公司IGE 收購,年僅18 歲的BB 被派到了香港領導公司的發展。

IGE 雖然很陌生,但他的創始人卻是加密行業的老炮——Tether 聯合創始人Brock Pierce,後來也成為Block.One 的聯合創始人。

來到香港後,BB 又創立了全球最大的遊戲賬戶買賣平台Accounts.net、香港房地產企業軟件公司Okay 和科技發展平台ii5。看看,什麼叫做連續創業者。

EOS 的故事開始於2016 年,這一年,他認識了BM。

「我們第一次見面感覺很棒」,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BB 回憶道,「Dan (BM) 來到香港,我了解到他項目的更多內容,帶他在這座城市四處逛逛並與我們的團隊見面。」

兩人一拍即合,準備搞事,此時,BM 還在開發運營Steem。

2017 年3 月,BB、BM、BP (Brock Pierce) 組成三巨頭,共同成立了專注從事高性能區塊鏈技術的開放源碼軟件公司Block.One,同年5 月,Block.One 推出了第一個項目EOS.IO。

BM 專心搞技術、BB 搞運營、BP 站台搞錢……隨後,BM 也離開了Steem,將精力全部奉獻給EOS。

後面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EOS 創造了超過40 億美元的ICO 記錄,Block.one 大發橫財,逐漸積累了超過24 萬枚比特幣。

財富狂歡的另一方面,卻是EOS 社區和投資者的憤怒與抱怨:

EOS 承諾的TPS 並未達到,EOS Storage、Unique ID,DEX……均未實現。

EOS 幣價常年低迷不振,2020 年全年漲幅僅為1%,成為牛市笑話。

Block.One 並未給予生態足夠多的支持,招來MEETONE 的成員討伐。

曾經的EOS 生態參與者紛紛倒向波場和波卡生態。

……

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回到BM 的抱怨,一切的問題,都可以歸結為人的問題。

或許是在香港久居十幾年,耳濡目染,BB 也學習了香港特色,把Block.one 逐步打造成家族企業。

2018 年10 月,BB 的母親Nancy Kasparek 從美國銀行離職後,來到香港,幫助兒子管理B1 的投資業務EOSVC。

長期負責B1 整個運營和營銷的高管Abby Blumer 則是BB 的親妹妹。

根據Linkedin 的資料,Abby Blumer 在加入B1 之前只是一位英語老師,大學學的是教育,沒有任何市場營銷相關的經驗背景,更沒有擔任部門領導人的經歷,2015-2017 兩年的經歷缺失。

Daniel Larimer 離職風波:揭秘EOS 背後的權力遊戲

Abby Blumer 加入B1 之後便開始火速升職,三年時間內,從Marketing Manager 做到了CCO。

任職營銷工作期間,Abby Blumer 負責的營銷和社區工作被外界認為是EOS 最大的失敗之一,EOS 早期的熱度幾乎來源於Brock Pierce 及投資方的努力。

在社交媒體上,無論是推特、Reddit、還是Facebook,別談與以太坊抗爭,甚至熱度遠遠落後於孫宇晨領導的波場。

是誰在社群中曝光Block.one 內部的裙帶關係呢?

答案是BM。

Daniel Larimer 離職風波:揭秘EOS 背後的權力遊戲

BM 曾在電報誇讚道,「Abby 是Brendan 的妹妹,她有自己的優點。她是EOS 擁有今天的品牌、活動和全球認可度的重要原因,並且從第一天開始就參與其中」。

在營銷方面,EOS 最大的失敗則是,在中國市場不作為。

EOS,成也中國社區,敗也中國社區。

2017 年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BB 曾主動談起對中國社區的看法,他甚至認為EOS 就是中國人的:

「EOS 的主動權由代幣持有者掌握,並不是礦工掌握。而中國是最大的社區,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說EOS 也是中國人的。因此在中國社區有持續曝光是很重要的,並且讓我們能夠持續聽到中國社區的聲音,我們可以據此做決定,建立我們的軟件,從而實現社區利益最大化。」

在EOS 銷售結束後,B1 就逐漸淡化了在中國境內的宣傳,社區、PR 全面失守,任由負面輿論發酵,EOS 在中國的輿論陣地全靠部分KOL 以及中國社區志願者堅守。

據一名離職的B1 前員工透露,今年Block.one 曾有考慮拿出數百萬美元的預算,與幣安、火幣等頭部交易所推廣EOS 版本的USDT,促進EOS 的活躍度,但最終因為Block.one 內部原因擱置,不了了之。

Block.one 成為BB 的天下

縱覽Block.one 的核心管理團隊,除了前CTO BM,其他的高級管理人員幾乎都是BB 的人馬。

一個特點在於,這些高管大多有「愛荷華」(BB 故鄉)、「香港」(BB 十五年的工作地)、「房地產軟件開發公司」(BB 之前的行業)的標籤。

前COO,現CSO Andrew Bliss 是BB 最信賴的人,同時具有「愛荷華」、「ii5 公司(BB 創建)」、「香港」等標籤。

Andrew 畢業於美國愛荷華大學,2015 年,Andrew 到香港加盟BB 創建的ii5 公司,直到2018 年,一直擔任CFO。

在Andrew 的個人簡歷中,提到自己2016 年-2018 年擔任Block.One 公司的CFO,與2015 年-2018 年任ii5 公司CFO 有重疊。

B1 執行主席Kokuei (Guo) Yuan 同樣跟隨BB 多年的小弟,曾在ii5 擔任過全球總裁,主要在B1 內部幫助BB 監督其他高級管理人員。

掌管B1 財務的CFO Steve Ellis 是B1 前集團總裁,BB 鐵兄弟,Rob Jesudason 在瑞士信貸以及澳大利亞聯邦銀行的部下。

長期以來,Block.one 註冊在開曼群島,卻有兩個總部,Block.one 核心工程團隊和BM 一起在佛吉尼亞州,BB 則坐鎮香港島新潮SoHo 區的香港管理總部,兩地員工各佔一半,但核心高管幾乎都在香港。

當BM 離開,BB 也順利完成了權力的統一。

如今BM 對於B1 這樣一個成熟的團隊而言,也並無太大的重要性。

BM 是程序員,BB 是企業家、商人,程序員與資本家鬥,只有領996 福報的份兒。

創始三巨頭離開了倆,如今的Block.one 真正屬於BB 及其家族。

BM 的初心與未來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區塊鏈則有永久存證,BM 似乎已經被釘在了恥辱柱上。

但我卻在BM 的離職發言中看到了他的「初心」。

在他的離職宣言中,有這樣的表述,我將繼續致力於創建自由市場解決方案,以確保所有人的生命,自由,財產和正義。

這正是他此前長期在Git 標註的人生信條:我的人生目標是找到能確保大家生命、自由和財產安全的自由市場解決方案。

1 月11 日, BM 在HIVE 再度發文,解釋自己離開的原因:

BTC、ETH、EOS 都處被監管機構盯上,完全喪失隱私。代幣獲得資本收益的最大希望是最大化其作為貨幣的功能,以及其本身做到合規,並努力讓機構採用它。

如果目標是獲得巨額資本收益,那麼用監管機構批准的智能合約交易監管機構批准的資產的KYC 賬戶可能是唯一出路。他稱,如果社區選擇走這條路,那麼Block.one 是帶領EOS 朝這個方向發展的理想人選。而我不希望自己的創新受到政府監管機構心血來潮的限制。我們這些想要創造工具,將權力交還給人民的人,需要把目光投向別處。我們的「利潤」不是用美元來衡量的,而是用「自由」。

這也隱射了他和BB 的矛盾,BM 想做將權力還給人民的英雄,BB 想做得到監管認可、放心賺錢的商人。

此前,在推特上,BM 也曾表示,我為科技感到驕傲。我希望解決社會問題和解決技術問題一樣容易。我可以確認,我不是受金錢的激勵,如果這不能增強個人自由,我會放棄9 或10 位數的收益。

感性而又天真的小編不禁開始落淚,這是怎樣的自由主義精神與理想主義情懷。

鑑於24 萬枚比特幣屬於B1,如果BM 淨身離開B1,不帶走任何一枚比特幣,我可以大膽對BM 說一句:瑞思拜,未忘初心。

告訴我,BM,區塊鏈追求的究竟是Make Money 還是For Freedom?

毫無疑問,BM 會開始他的下一個項目。

早在EOS 主網上線半年後,BM 就在電報中透露,他已經找到了解決隱私性和終極擴容的方法,想做一個新項目。

Daniel Larimer 離職風波:揭秘EOS 背後的權力遊戲

他表示,將開發出一種完全去中心化,無手續費,匿名性的銀河系通用貨幣,並且任何人都可以跑通所有節點,TPS 將達到千萬級別。

結合最近的特朗普事件,BM 開始頻繁抵制推特:

整個夏天,推特都在默默支持暴力。雖然我不喜歡特朗普,但推特支持的暴力行為被他們的雙重標準所揭示。

在辭職聲明中,BM 表示,我傾向於構建更多的抗審查技術,將集中精力創建人們可以用來確保自己的自由的工具。

在推特平台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個人賬號後,特朗普回應稱,將「在不久的將來建立我們自己的平台」。

綜上,可以預見,BM 的下一個項目將與隱私、抗審查有關,甚至不排除再造一個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

以前,BM 在創建比特股時,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分佈式資本創始人沈波,沈波順勢成為了比特股的創始成員,後來,沈波又把李笑來介紹給BM,BM 和李笑來也成為了很好的朋友。 EOS 的成功也離不開李笑來的支持。

不知道未來,沈波、李笑來是否還會幫助BM 這個好朋友實現初心呢?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