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保險明星Nexus Mutual 下一步是什麼? 管理DeFi 風險還有哪些可能性?


加密風投1confirmation 與Nexus Mutual 創始人的電話會記錄回答了這些問題。

記錄:Nick Tomaino,加密風投1confirmation 創始合夥人
編譯:Leo Young

以太坊上線五年以來,鏈上資金流動出現過多種形式:數億美元流向風險基金,比如2016 年的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 ;數十億美元流向眾籌,比如2017 年和2018 年的 ICO 熱潮 ;還有數十億流向借貸和交易所產品,比如2020 年的 DeFi 。 這些產品是否可以走出加密資產領域,走向更多受眾,仍需拭目以待。 但如果你關注 開放式全球金融平台 的核心價值,那答案不言而喻。

互助保險 這種籌資模式目前還沒有受到很高關注。 但我2019 年在柏林見到 Nexus Mutual 創始人 Hugh Karp 時,對這個概念很感興趣。 從那以後,以太坊智能合約的總鎖倉量 (TVL) 節節攀升,智能合約保險的需求也水漲船高。 Nexus 有效保單已從今年初的110 萬美元增加到8 月底的 4530 萬美元 。 現在,則已經接近2.4 億美元。

DeFi 保險明星Nexus Mutual 下一步是什麼?  管理DeFi 風險還有哪些可能性?在保智能合約保險2020 年增長近240 倍,來源:https://nexustracker.io/

1confirmation 去年開始就是Nexus Mutual 的會員,我每月會與Hugh 通話討論進展。 最近市場對Nexus Mutual 興趣倍增,所以這次我特地把電話會議記錄下來,供人們了解我們之前的討論,也可以更好的理解Nexu Mutual 這個項目和 去中心化保險 業務。

DeFi 保險明星Nexus Mutual 下一步是什麼?  管理DeFi 風險還有哪些可能性?Hugh Karp,Nexus Mutual 創始人

核心看點:

  • Yearn 是目前在Nexus 投保最多的項目
  • 未來會有項目冷啟動的激勵措施「 護盾挖礦合約(shield mining contract)
  • 機構投資者並不討厭KYC
  • 未來定價模型和資金模型會 完全鏈上 ,並逐步實現去中心化治理
  • 為解決交易費問題,偏向採用 Optimistic Rollup 的Layer 2 解決方案
  • 產品會更加 靈活多變 ,例如按損失有限賠付

以下是電話會議全文,有簡單刪減。

Nick Tomaino: 你先來介紹下Nexus 目前的關注重點吧。

Hugh Karp : 過去六個月裡我們主要關注 供應方資金 ,這是我們的主要短板。 我們很幸運,產品需求很大,既有對沖資金也有需要智能合約保險的行業內大玩家。 但我們的資金不足以滿足所有需求。 所以過去這六個月主要是 擴大資金 。 最近六週我們獲得很大成功。 我們的資金規模從四、五百萬美元發展到 六千萬美元 。 這方面我們發展很快,同時通過治理提案做出一些機制調整,資金流入很順利。

現在我們累積了資本。 越多當然越好,現在這麼的資金足夠我們開始出售很多保險。 從現在開始,我們要轉而關注需求面。 這就涉及很多重要的東西。 一個是構建分銷方法,讓購買保險方便簡易,理想上是在第三方網站一鍵購買。 現在大家只能在 Nexus 網站 上買保險,還不能通過第三方購買。 保險產品一般在 銷售點 (point of sale) 效果較好。 另外就是拓展產品版圖。 我們正在著手開發堆棧風險之類的全新保險產品,涵蓋與 DeFi 相關 的所有風險。 比如預言機失效這類。 這大概是我們目前最具戰略轉變的方向。

Nick Tomaino: 大概三月以前,有幾個合約達到最大保額限制,對吧? 我記得是總保額的20%。

Hugh Karp : 是的。

Nick Tomaino: 好像現有一個合約達到最大保額,是Yearn,對嗎?

Hugh Karp : 對。 我們現在的投保產品還有 Synthetix、Compound、Balancer、Aave 這些。 有點意外, Curve 保單也到了最大保額限制。 之前出現很多達到限額的情況,現在只有幾個。 這幾年保險市場增幅也很大。 好現象。

Nick Tomaino: 所以,這就意味著現在需要找到如何獲得更多需求,你覺得呢?

Hugh Karp : 是的。

Nick Tomaino: 有意思的是,Yearn 是唯一達到限額的合約。 這種情況的願意可能不同。 你覺得為什麼? Yearn 總鎖倉量 (TVL) 也不是最大。 為什麼Makerdao、Compound、Aave 即使TVL 很高,也沒到限額?

Hugh Karp : 我覺得更多是風險意識層面的。 因為Andre 的產品都是推出之後才測試。

我知道產品都做了審計。 Maker、Compound、Balancer 這些都經過使用測試,經過更傳統的安全審計。 這種 意識層面的風險 有點不同。

另外可能就是 質押 方面。 現有我們的資金池內資金量可觀,我們得保證質押者的利益,盡可能讓他們獲益。 同時,也要保證很多保險出售,確保這個過程高效,回報不錯。 我個人覺得這方面很關鍵,讓質押者滿意,同時確保產生需求,那麼質押者的回報有了,在需要時,資金就會進來。 質押者將資金放進來,又能有市場需求,這樣形成很好的正反饋環。

Nick Tomaino: 你提到像Yearn 這樣很有意思的市場動向。 這些更新穎,更具實驗性,這類產品保險需求可能更高。 最近另一個例子就是Yam。 但要為這些合約獲得質押,來為保單定價,也是一大挑戰。 Yearn 早期是團隊質押讓合約參與者獲得很好定價? 還是審計者質押? 你如何看待為新合約獲得質押,來得到合理定價? 因為在我們的投資組合中,我們昨天還與即將上線的團隊談論,他們樂意為用戶提供保險。 但只有有人質押,保單定價才會合理。 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Hugh Karp : 新產品冷啟動是個問題。 要解決這個問題還是有很大障礙。 Yam 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幾乎沒人質押,也沒人買保險,之後項目就有了漏洞。 這時候保險有用,但需要 冷啟動協議

我們在研究的一個方案可能會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 護盾挖礦合約 」 (shield mining contract) 。 工作原理就是,你有新協議上線,你有治理型代幣,你可以獎勵一定代幣給保險合約中的 Nexus 質押者 。 這樣進行質押就會獲得獎勵,而不是質押在那裡,因為保險價格高也沒人買。 這樣能突破上線時的障礙。 這個例子很重要,我們要保證 質押流程 起作用。

Nick Tomaino: 是的,這樣就合理了。 如果任何大型合約審計公司持有NXM,我們是否會知道? 例如Open Zeppelin 這類知名審計公司。 似乎這可以是解決方案。 昨天我還與那個項目創始人溝通,他們現在進行審計。 要是完成審計後,審計方也持有NXM,進行質押,獲得獎勵。 這也應該是冷啟動方法,獲得保險合理定價,讓用戶可以購買。 是否已經採用這種方法?

Hugh Karp : 我知道有審計方持有代幣並參與其中。 但更多是個人審計者而非公司。 我覺得這種方法很重要。 我們確實很想冷啟動,讓網絡運作起來。 我覺得有些 文化障礙 要克服。 例如,審計方經常說:「我們的工作就是審計,而不是自己拿資金投入。我們是服務提供商,沒很多錢。」還有些小障礙我們會克服。 我們會深入研究,已經得到社區很好的建議。

例如,鑄造新的 NXM 代幣 ,根據過往歷史提供給審計公司諸如此類。 之後他們可質押代幣獲得獎勵,但初始獎勵代幣絕不能出售。 這種會效果好些。

Nick Tomaino: 我喜歡這種方式。 是否已經發布提案? 還是只是社區的想法?

Hugh Karp : 是社區論壇討論的想法。 我覺得是時候付諸實施了。

Nick Tomaino: 是的,我很喜歡這個想法。 你解釋過Yearn 代幣設硬頂是有原因的,而其他類型代幣沿用同一方式就不合理。 每次我打開Nexus Tracker 看到新合約不斷有質押,有保險成交,就覺得很興奮。 這對新項目來說是很好的指標。 但有些團隊沒有NXM 代幣,或沒有考慮保險。 要是新項目經過審計,代碼可靠,就可以得到NXM 質押,獲得合理定價。 這個我覺得很重要。 Yearn 是團隊進行質押。 你知道為什麼作為新項目就能獲得大量NXM 質押?

Hugh Karp : 我覺得是因為項目已經有一段時間。 部分團隊成員質押是想獲得一定保險。 之後明顯 機槍池變化 ,所以Andre 推出的新產品功能完全改變了整個平台的使用方式,之後保險就開始大增。

Nick Tomaino: 我覺得「護盾挖礦」這個創意很有意思。 儘管似乎新的「收益耕種」還有DeFi 的很多新東西不是那麼厭惡風險。 我很好奇,很多其他項目也對保險感興趣嗎? 從項目方來看,這會引導用戶更小心。 從項目方來看,質押NXM 賺取新協議的治理型代幣,這種「護盾挖礦」有哪些優勢?

Hugh Karp : 我覺得這會吸引 更多機構提供流動性 。 好幾次有四、五個DeFi 協議的機構流動性提供者聯繫我,表示對產品有興趣,但沒有保險不想參與。

事實是,保險可以幫助協議 冷啟動流動性 。 這也表示安全性對我們而言很重要。 他們也可以選擇購買保險。 但我更喜歡提供質押這種方式,因為這更符合利益。 如果協議代表用戶購買保險,這就說明要是有任何問題,項目會負責,而不是讓用戶承擔責任,這也是我們想在DeFi 領域傳播的理念。 對我而言,這會好點。 我們可以幫助保險市場冷啟動,但買不買取決於自己。

Nick Tomaino: 目前啟動「護盾挖礦」是否需要變更Nexus 智能合約? 現在就可以做嗎? 你預計什麼時候會有項目會使用「護盾挖礦」?

Hugh Karp : 是的,我們已經有智能合約基本與Nexus 系統分離 ,但讀取關鍵獎勵分配的系統數據。 所以那是不同合約。 目前正在開發。 目前已經到尾聲,很快會發布。 會有很多項目對此感興趣,會跟他們的項目發布相聯繫。 我們已經做好準備。

Nick Tomaino: 很好。 我們之前談過的另一方面就是,我不確定短期內委託質押是否重要。 1confirmation 作為基金,我們持有NXM,但沒有技術或時間審計智能合約,但我們有興趣委託質押給有技術和時間且值得信賴的個人或公司。 你對委託質押有什麼看法? 是否會在短期或長期啟用? 是否會讓智能合約定價更高效? (個人認為委託質押對你上面提到的增加有效保單很重要。)

Hugh Karp : 我很喜歡這個想法。 只是短期還不會實現。 其他的或許更重要,但我們會 持續關注

我們目前關注的就是 質押獎勵結構 。 還在研究階段,我們並不會預付獎勵,而是隨著抵押時間獎勵。 要是有保單成交後加入質押池,質押者仍會有風險,但不一定能得到很多獎勵。 這就更好 協調利益

我們確實在研究質押方法,這對我們的很關鍵。 要保證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Nick Tomaino: 我們自去年投資,一個風險就是智能合約外包。 你計劃要吸引好的工程師加入項目。 我覺得Roxanna (CTO) 明顯是很好人選。 團隊最近有什麼進展? 你對選人有什麼優先條件?

Hugh Karp : 我們的團隊很棒,大家都很投入,有很多工作要做。 目前最難的就是 優先次序 。 很多想法和好功能等待實現。 在DeFi 變化這麼快的領域,尤其要集中做最重要的事,而且開發智能合約也需要時間,這是大挑戰。

團隊發展很好,也在繼續招聘。 正在招 Solidity 開發者。 還有商業發展總監,主要負責業務整合,B2B 銷售,這個職位對我們很重要。

Nick Tomaino: 我知道B2B 是你們的長期關注點,你也一直在做這件事。 所以你要找BD 來做這些工作?

Hugh Karp : 是。 領導整合工作,與想參與「 護盾挖礦 」的項目合作,還有類似對沖基金的數據庫銷售。

能做很大提升的另一方面就是,創建 定制化產品 。 例如Nexus 可以與 Maker 合作,如果出現問題,就會鑄造新幣重組系統資金。 Nexus 還可以做堆棧再保險,接受一定風險。 有治理代幣參與這種模式更有可能帶來價值。

你也有可能賣在最低點償付保險。 我們可以與其他協議合作,保護 黑天鵝風險 。 我們不會對所有權益承保。 隨著業務增長我們可以承擔大部分,這就是BD 要做的事情。

Nick Tomaino: 資金池變大,似乎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覺得需要找到最佳方向。 有很多加密資產領域之外的人熟悉傳統保險。 傳統公司的利潤來自浮存金 (float) 權益,也就是拿資金池資金投資。 現在資金池只有ETH,我覺得目前ETH 是很好的投資。 你打算怎樣管理資金池? 就是用資金池裡的資金無論是ETH 還是其他代幣做其他事情。

Hugh Karp : 我們一定會做。 目前計劃構建持續的 混合類型策略 ,就是我們會將5% 資產放在這兒,10% 資產放在那兒……不斷平衡資金。 我們達到一定規模,有 合理的資產支持負債 就很重要。

如果我們有很多 ETH 保單,就會持有ETH 定價資產。 如果有很多 Dai 保單,就持有 美元資產 。 既要保證系統有效又要保證收益。 這是開發優先次序和時機問題。

需要小心的是,持有鏈上資產必須是 ERC20 。 要是投資了投保的代幣,我們不想有太多風險。 因為賠付的話,我們不僅要賠償還要損失資產,這就很糟糕。 我們得選擇風險較小的資產。

目前可投資的資產相對規模很小,所以還沒有首推這些功能。 但確實計劃中。

Nick Tomaino: 目前很多人都對Nexus 寄予厚望,贏得很多DeFi 圈內人支持。 但批評最多的就是KYC 身份驗證。 已經有社區提議使用沒有KYC 的「wNXM」。 你是如何考慮未來的去中心化? 我們的看法是,項目相對中心化更有效,可以更迅速行動,協調更快。 但長期需要考慮去中心化。 我們之所以願意與你合作就是因為你有這個願景。 但說歸說,去中心化目前做的怎麼樣? 短期有哪些計劃?

Hugh Karp : 在去中心化方面我們有三件事可以做。 第一, 定價模型完全鏈上 。 目前還處於產品迭代中,需要調試等等。 鏈下會更容易。 合約確定且對模型滿意後,我們就會發到鏈上。 我正在向這一目標行進。

Nick Tomaino: 能不能談下目前鏈下定價怎麼回事?

Hugh Karp : 基本原理就是,需要調用 鏈下API 獲得報價,之後提供簽名信息,與鏈上交易連接。 沒有報價引擎的鏈下報價就沒法買保險。

未來只需鏈上調用智能合約就可以完成。 我們目前只是在調整模型,鏈下操作方便。 已經接近尾聲。

其次就是 資金模型 。 資金模型龐大又復雜。 現在鏈下需要每天運行一次,檢查我們有多少保單,需要多少資金支持。 現在要做的就是轉到鏈上。 就是保單需要一定比例資金。 我們要做的就是要獨立運行資金模型,並讓任何人都可以獨立運行。

要是與鏈上信息有偏差,我們會通過 治理方案 更新。 我們知道怎麼做,只是時間問題。

第三個就是 去中心化程度 。 這個有些挑戰,但已經有些思路,最難的就是 社區治理 。 有兩方面需要解決:一個是索賠評估的懲罰。 這個目前是中心化方式,希望可以有更多團體加入以更加去中心化的方式進行。 第二個就是 控制關聯風險 。 如果有兩種風險高度相關,我們不想提供資金池最高20% 的標準,因為一個下降,另一個也會下降。 我們想將兩者聯繫起來,只能讓一些團隊來檢查關聯風險和保額限制,並長期管理。

我們需要找到好的解決方案。 我們已經有些想法。 到時候你要是願意承擔更多風險,就可以不受法律限制。 要是那樣,就得 完全去中心化的DAO ,同時不再需要KYC。

我個人也不喜歡KYC,但我覺得 很有必要 。 有意思的是,我們的很多用戶是機構,他們很喜歡KYC,因為可以讓他們放心使用協議。 就是我知道對手是誰,說明都通過了合規審核。 這種方式不一定符合整個DeFi 核心理念。 我覺得我們會實現去中心化。 但實際上我們的一些客戶很喜歡這樣,不是你想的那樣所有人都討厭。

Nick Tomaino: 機構方面是這樣,但他們畢竟是少數。 目前95% 保單是散戶購買,對嗎? 多數是用戶自己購買保險,而不是機構代表用戶購買,對嗎?

Hugh Karp : 我說的是機構給自己買保險,他們更願意參與。

Nick Tomaino: 但機構不論是給自己買還是代表用戶購買,他們的保單只佔總量小份額,對嗎?

Hugh Karp : 實際上目前機構持有 大量保單 。 大額保單基本都是對沖基金、專業的「收益耕種者」購買。

Nick Tomaino: 大概比例佔多少?

Hugh Karp : 我還沒有算,大概 接近50% 或60%。

Nick Tomaino: 很好。 我們或許可以暫時談點Nexus 以外的。 目前以太坊手續費是熱點。 你怎麼看待以太坊的手續費問題? 短期或長期這會對DeFi 和Nexus 有什麼影響? 你現在擔心這個問題嗎?

Hugh Karp : 手續費肯定是一個問題。 我認為對我們會是障礙,但目前不是主要問題,因為我們協議上是高價值交易。 但長期而言對我們來說高手續費不可持續。

我們目前的策略就是等待能夠容易遷移到Layer 2。 由其他優先的項目先嘗試,沒有問題後我們就緊隨其後。 這樣我們就可以關注其他方面。

手續費會影響交易。 意味著你得花費更多錢才能部署應用。 也會讓 更專業的用戶 勝出,而犧牲小用戶。 Yearn 機槍池 這類有實際幫助,因為會讓大家均分gas 費,這個想法很酷。 我們現在也在研究,尋求最佳的解決方案。

Nick Tomaino: 你目前不考慮其他公鏈嗎?

Hugh Karp : 現在決定還為時尚早。 我們需要 資金池匯聚 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好的跨鏈方法可行,我不是搞技術的。 我們有可能會轉向Layer 2 解決方案,我覺得可能會使用 Optimistic Rollup 方案。

其他方案適合 大量小額交易 。 我們沒有很多這樣的交易,我們只需要鏈上交易更新一次。 這也給我們省不了多少錢,所以Optimistic Rollup 就夠了。

Nick Tomaino: 你怎麼看DeFi? 我覺得前幾個月太過瘋狂,都目前Nexus 只付過一次索賠,對嗎?

Hugh Karp : 我們做了一次索賠。 是一次事故的多個索賠。 就是 bZx 黑客事件。 Opyn 黑客事件可能也會償付,用戶還沒有申請索賠。 我覺得我們會賠付。

我也覺得 審核索賠機制 也很重要。 我們有些想法讓索賠更順暢。

Nick Tomaino: 如果DeFi 繼續目前的發展態勢,一定會有很多風險。 對於索賠方面,是否還有改進? 部分索賠目前還沒有啟動,對嗎?

Hugh Karp : 是。 這是我們路線圖中計劃好的。 這對產品開發很關鍵。 一旦就緒,我們就能更靈巧調整產品。

Nick Tomaino: 需要做哪些改動? 是不是需要治理投票? 產品有需要改動的嗎?

Hugh Karp : 基本上我們得開發智能合約處理。 目前是投票「是」或「否」。

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投票「是」或「否」,而是 按比例投票 。 投票一半,就賠付一半,投票三分之一就賠付三分之一,諸如此類。 得有方法根據投票量算出平均賠付額。 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就緒後,產品開發會變得靈活多變,更有可能持續發展。 這是關鍵。 就像ETH 2.0 的 懲罰保險 ,有人想對32 個ETH 保險,但我們不一定要全額賠付32 個ETH。 出現懲罰情況,只賠付損失的部分就可以。 這就會讓產品更持續,價格更低,但需要做些重要變化才能實現。

Nick Tomaino: 還是要治理投票決定保額。 例如有人要索賠32 個ETH,但賠付少量更合理,這種情況怎麼確定賠付?

Hugh Karp : 實際上是通過 索賠投票流程 確定,尤其是使用 加權平均投票量 。 要是有五票,10、20、30、40、50 各一票,那就取平均數,最終賠付25%。 基本是這種方法。

用戶申請索賠,不一定會得到100% 賠付,只會得到 投票平均數 。 這要取決於投票者。 這還需要協議變更。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