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博弈的第三方行為:觸發算子該如何設計? – 鏈聞ChainNews


觸發算子的非線性結構可以和大型合約結合,構成一定的自增強非合作博弈,並具備顯著的經濟學價值。

原文標題:《第四講| DeFi 行業本質研究之觸發算子》
撰文:Banach

為什麼會有觸發算子?當合約內部邏輯滿足一定的條件時,需要改變合約狀態,這個時候合約不會自動實現,需要外部操作來觸發,這是由中本聰架構下智能合約本質決定的:每個操作都是一次全局拍賣。很多試圖將觸發自動化的設計,都沒有認真思考這個博弈的問題,如果強行進行排序,很有可能出現博弈衝突:攻擊/ 套利,更本質的說,存在對鏈上行為的佔優策略。

觸發算子的本質是什麼?本質是一次基於GAS 消耗+ 信息攜帶成本與狀態改變收益的交換,只是這一交換是非線性的(對規模而言)。因為其非線性特徵,是否可以在某種維度上形成自增強從而沉澱價值呢?這涉及到對觸發算子的仔細分析。

一般來說,觸發算子包含三種:是否含權,即觸發的對像是否是被限制,比如借貸雙方,還款的觸發肯定是藉款方,而清算的觸發則可以是任何人;其次是觸發時是否攜帶信息到合約裡,包括是否攜帶資產,這種情況下,觸發成本很可能發生變化,因為不攜帶信息的觸發更多是GAS 費用,不會有額外的成本(可能有額外收益,看合約而定),但攜帶信息一般包含一些額外的成本,特別是攜帶資產,至少資金風險成本也是一種。最後是觸發的有效性是否和時間相關,越是相關性大,越會影響觸發的策略,因此時間相關性也是觸發算子需要考慮的一個重要變量。

在DeFi 設計中,觸發算子被定為博弈的第三方行為,即:不是基於交易的直接雙方進行觸發,而是由任意第三方完成,並主要用於清算,這就帶來了激勵設計問題。不同的場景下,會設計不同的激勵,特別是是否加入信息成本和時間效應,這構成了很多觸發算子的差異特徵。完全基於信息成本的觸發,可能會出現最終受益人為礦工的情況,因為這是一種拍賣行為,而時間效應的觸發,則可以設計成荷蘭式拍賣結構,從而使得價值大部分為真實觸發者所有。但需要注意的是,價值歸誰所有帶來了兩個分歧,第一個是時間快慢的分歧,第二個是參與意願的分歧,這個可以看看各類DeFi 清算的模型。

觸發算子在清算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自動對沖,在這一點上,行業沒有深入實踐過,也就是觸發算子的核心價值並沒有深入挖掘,這一點可以參見 CoFiX 2.0 版本協議。另外,創造信息或者主動貢獻信息的觸發算子也是一類應用,比如在NEST 系統裡,也可以把報價看成是一個複雜的觸發算子。我相信大家可以開發出更多用途,而不是局限於當前的清算。隨著時間推移,觸發算子因為其非線性及廣泛性,會成為鏈上第一個捕獲價值的算子(抵押、交易等都是線性算子,不能沉澱價值)。

一個比較重要的問題是,觸發算子能不能獨立構成一個 GAME?由於每個觸發算子都跟隨一個具體的「場景」,不同的場景難以在一個統一的激勵系統下完成,這和以太坊指定每個指令消耗多少GAS 不一樣,因為這種是先底層指令標準化,再逆向選擇合約結構,如果涉及一個獨立的觸發算子GAME,就等於要求不同的觸發場景按照同樣的標準來設計觸發模型,保證輸入輸出價值的一致性,這是很難做到的,除非所有合約都在同一個標準下制定,不過這也是一個重要的研究方向:是否應該把觸發作為智能合約開發的出發點。這裡可以嘗試探討一下:

觸發算子的成本包含三種,其一是GAS 費用g,其二是信息淨成本x,每一次操作的總成本為 C=g+x,而簡化成GAME 後,其收益由統一的token 表示,記為Y,需要注意的是,場景可能包含時間因素,因此要賦予一個時間係數t,以及場景係數s,最後,整個系統要正常運轉,必須有人輸送價值V,即基礎獎勵Y0 應該和V 相關:Y0=F(V)(特別提出的是,這裡沒有隨機因子,都是確定變量),如果要求所有場景對稱且無套利,則F 需要一致且為線性,那可以將這個GAME 表述成,某操作C 獲得Y,其中 C=g+x,Y=stY0=st F(V),從這個公式看到,如果要求場景之間無套利,則s 必須對所有場景對稱,否則會表現在g 的競爭上,而t 本身是線性的,在這種情況下,Y 的產出和C 幾乎建立了線性關係,不太可能形成自增強屬性,在完全開放的合約裡,是可以100% 被複製的。以上分析來看,觸發算子要變成一個獨立的GAME,必須引入隨機算子。

但是觸發算子作為一個環節在某一個大的GAME 裡,反而可能具備某種自增強的特性,比如用於對沖,用於報價,這裡面因為會有其它的參與方貢獻價值,從而使得算子激勵不完全線性。以NEST 為例,觸發報價需要成本,但是NEST 價值由調用者決定,調用者的價值並沒有和NEST 出礦建立線性關係,這導致NEST 系統具備自增強屬性。同樣CoFiX 對沖的激勵並不是完全由對沖交易決定,而是由正常交易的價值共同決定,這一部分是沒有和對沖激勵建立線性關係。

回過來,在上面的公式裡,也可以做幾種修正,比如s 並不是對稱的,但是較高的s 隨機出現,或者F 也不是線性的,這等於激勵大額的觸發,這一類設計有可能帶來一些模糊的非線性結構,從而形成一些特殊的均衡,並具備不可複制性。這種設計更多像是多種場景之間的博弈,或者說場景賭博,並不能很好反映觸發服務於場景的作用,也沒有看出此類均衡能創造出什麼獨特的屬性。前面也提到可以加入隨機屬性來消除線性結構被複製的缺點,但是如果加入隨機性的話,一切線性的算子都可能變成了彩票模型,僅僅支持了算子內部參與者的交易型博弈,並沒有外生價值,不是可取的方向。

總結: 觸發算子的非線性結構可以和大型合約結合,構成一定的自增強非合作博弈,並具備顯著的經濟學價值,但它並不能獨立的完成一個GAME 的設計,並沉澱價值。從這個角度看,有些已有的產品,在邏輯上是存在問題的,做成了內部彩票系統。

延伸閱讀: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鏈聞ChainNews 立場無關。文章內的信息、意見等均僅供參考,並非作為或被視為實際投資建議。

.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