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x Research: NFT能否扶DeFi大廈之將傾| Cointelegraph中文


進入9月以來,由流動性挖礦引發的DeFi熱潮開始逐漸降溫,儘管期間有Uniswap開啟流動性挖礦,但也難改DeFi市場的整體頹勢。 然而近期,NFT領域的多個幣種開始爆發,特別是MEME代幣在一周內上漲了近15倍,成功引起了市場的關注,風頭甚至蓋過Uniswap。 很多人驚呼:NFT將是下一個投資風口。 那麼什麼是NFT? NFT能否一改DeFi的頹勢,扶DeFi大廈之將傾?

1. 什麼是NFT

想要理解什麼是NFT,需要了解目前行業里中幾種代幣開發的標準。 我們都知道以太坊可以發行代幣(Token)。 從技術角度看,這些代幣又可以分為以下三種類型:

同質化代幣(Fungible Token, NT)又稱可互換型代幣,主要由ERC-20標準產生,各代幣可隨意交換,拆分整合;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 , NFT)又稱不可互換型代幣,主要有ERC-721標準產生,最小單位為1,不可拆分,也不可​​相互替代;當然,後來以太坊又提出了半同質化代幣標準- –ERC-1400和ERC-1404。 半同質化代幣標準可以使代幣按“類”分為不同的子集,而每個子集中的代幣又是一樣的,例如股票可以分為普通股和優先股,普通股和優先股不可以相互替代,但在普通股或優先股中的每一股卻是一樣的,可相互替代。

表1. 各類型代幣標準

資料來源:OKEx Research

實際上,非同質化代幣(NFT)很早就已經出現了,即2017年末以太坊上流行的加密貓遊戲。 在這款遊戲中,每個加密貓都是獨一無二的品種,不存在一模一樣的貓。 目前NFT主要應用於遊戲、藝術品、域名、收藏品等領域。 資料來源:OKEx Research

表2. 市場上部分NFT項目

資料來源:深鏈財經,OKEx Research

2. NFT為什麼突然火爆?

提到NFT近一兩天的火熱,就必須提MEME和WHALE項目。

首先是MEME項目,最初是ConsenSys的DeFi產品負責人Jordan Lyall 用來諷刺DeFi而開的一個玩笑。 然而該玩笑成真,社區真的創建了MEME幣,並引入了流動性挖礦設計:質押MEME代幣的玩家,可以收穫相應的積分,然後用該積分換取NFT 收藏卡,並且這種收藏卡,可以直接掛到OpenSea 銷售。 隨後MEME幣在一周內暴漲了15倍,由此引起了市場的關注。

同樣地還有WhaleShark社區發行的WHALE代幣。 WHALE 代幣總量上限為1000萬枚,其中100萬留給合作夥伴和管理團隊,400萬以每月五萬WHALE 速度分發,剩餘的500萬則尚未明確用途。 同樣地,WhaleShark社區也設計了一個流動性挖礦機制:創作者可質押自己創作的NFT 作品來獲得WHALE 代幣,並且計劃在前三個月每月為十位$WHALE 創作者獎勵2000 WHALE。 在流動性挖礦的吸引下,WHALE的價格由9月23日的3美元增長至目前的9.1美元,兩天上漲了近2倍。

當然,從上面這些案例也可以看出,如今NFT的火熱,正如過去幾個月DeFi的火熱一樣,人們關注的並不是DeFi或NFT本身,而是由流動性挖礦帶來的代幣投機。

如今NFT的火熱,與三年前加密貓的火熱其實並無二致。 人們追求的是對加密貓進行投機而帶來的高收益,而非加密貓本身;當時人們對加密貓的火熱投機行為甚至引發了以太坊網絡的堵塞,與近幾個月DeFi火熱帶來的以太坊手續費高昂何其相似;而加密貓這個曾經的以太坊明星項目已經趨於沉寂,甚至不少新投資者都未曾聽說。

3. NFT是否能挽救DeFi的頹勢呢?

NFT與DeFi挖礦的結合,讓很多市場人士興奮不已,認為其是繼DeFi之後下一個市場風口。

那麼,NFT能否挽救自9月以來DeFi的頹勢呢? 很難。

儘管NFT和FT被定義為非同質化代幣和同質化代幣,但用“標準化”和“非標準化”來區分二者更為妥當。

所謂“標準化”,正如工業流水化產品,產品同質,價格統一,交易難度低。 比如我們常見的期貨合約,就是標準化的金融產品:買賣雙方做期貨交易的合約條款都是事先按標準制定的,比如交割時間、合約面值等條款,都是由交易所事先制定好的。 買賣雙方只需“商定”價格即可進行交易,方便快捷。

而“非標準化”,就像獨立小店,追求的高品質和個性化,按照客戶要求進行“私人訂製”,屬於為高淨值客戶量身打造的產品。 比如遠期合約,不同於期貨合約,它就是由買賣雙方商議合約條款。 因為它是“非標準化”的,無法在交易所進行“批量化”交易,只能在進行一對一的交易,故流動性很差。

儘管人們都喜歡宣稱“DeFi”崇尚“去中心化”和’多樣化’,但很多人都尚未意識到“標準化”或者“同質化”對於DeFi發展的重要性:例如借貸市場,只有同質化資產才能進行質押,否則市場將無法確認質押品價值,由此引發清算風險;再比如AMM類DEX,LP提供的流動性必然是同質化資產,否則不可能形成資產池,也不可能進行“批量”交易。

然而對於NFT而言,它的資產都是“非標準化”的,其每項資產都有獨一無二的特性,也造成了人們無法對該類資產有一個統一的評價。 所以NFT是“私人訂製”產品,無法在交易所進行“批量化”交易,只能進行一對一的場外交易,流動性十分差。

非同質化代幣和同質化代幣的市場規模差距,就像私人訂製小店和流水線工廠的市場規模差距。 或者說投資非同質化代幣和同質化代幣的區別,就像投資證券市場與投資藝術拍賣品的區別,前者機構和中小投資者都可以參與,後者主要面向高淨值客戶人群。

因此,NFT也很難挽救DeFi挖礦如今的頹勢。 這並不是因為NTF目前的基礎設施、用戶規模、資金規模等未達到要求,而是NFT本身走“私人訂製”、滿足個性化需求的特性使然—與其說NFT資金規模小、用戶人群少,不如說它本身就是如此。

也許NFT可以依賴“流動性挖礦”發幣,引起市場投機而興盛一時,但最終也會回歸其原始的小眾市場。 因為“非標準化”特性很難滿足市場對“普惠性”的要求,沒有“普惠性”就難以在交易所市場成為主流資產。



Sourc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