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mism 的公共產品融資機制實踐: 如何可持續的為公共產品提供資金? – 鏈聞ChainNews


Vitalik Buterin 提出的有追溯效力的公共產品融資機制Results Oracle 有了實踐者。

撰文:Ethereum Optimism
翻譯:盧江飛

長期以來,Optimism 團隊來一直在尋找如何以可持續方式為公共產品提供資金的解決方案,由於Vitalik Buterin 提供了出色的設計,我們現在有了第一個實驗性結構。

Optimism 的公共產品融資機制實踐: 如何可持續的為公共產品提供資金?

如果你想建立一個雄心勃勃的項目,同時又不賦予其商業模式,那麼項目建設肯定會異常困難。因為你無法獲得資金支持、也不能吸引/ 聘請最優秀的人才、更難克服創造偉大事物所面臨的艱辛和障礙。

眾所周知,即使有充足的投資資金,初創公司也會遇到很多其他嚴峻挑戰,最終導致大多數人不得不面對失敗的結局。不過,投資人在投資初創公司時仍然有一個重要優勢,即:退出的可能性。退出,是指投資機構/ 投資人在所投資的風險企業發展相對成熟或不能繼續健康發展的情況下,將所投入的資本由股權形態轉化為資本形態,以實現資本增值或避免和降低財產損失的機制及相關配套制度安排,也能為前期資金、招聘、激勵和調整創造激勵。然而,對於非營利組織、FOSS 和公益項目來說,這種「隧道盡頭的光」並不存在。

鑑於此,毫不奇怪,許多最優秀、最聰明的「大咖級」 BUILDer,即使是那些不以賺錢為終極目標的人,最終都不得不選擇妥協並走上了一條以營利為目的的道路。對許多人來說,這一切不僅僅是關於財富,而是關於公平。為什麼要努力構建一個讓其他人從中賺取巨額利潤的免費軟件,而自己卻沒有任何好處呢?

那麼……如果突然間,公共產品項目可以退出了,會發生什麼?退出取決於項目創造了多少公共產品,而不只是關注獲取了多少利潤。對於那些能給社區帶來最大利益的技術,我們是否看到他們得到了積極的投資和創新?對於那些非營利組織,我們能否幫助他們蓬勃發展,而不是看著他們在生存邊緣苦苦掙扎?

下面,我們計劃提出了一種機制來實現這一目標。借助協議產生的收入、有追溯效力的公共產品資金、以及Results Oracle,我們將為公共產品項目創建一個「類似初創公司」的資金循環模式。我們,Optimism 團隊,承諾將從測序(在去中心化測序器之前)獲得的所有利潤用於這些公共產品資助實驗,包括第一個公共產品退出。雖然目前還沒有任何利潤可以授予,細節也仍在開發中,我們依然很高興地在現階段做出這個承諾,同時分享我們首個實驗的基本想法!

Optimism 的公共產品融資機制實踐: 如何可持續的為公共產品提供資金?


注:此部分為Vitalik Buterin 關於有追溯效力的公共產品融資DAO 的構想。

如何運作有追溯效力的公共產品融資DAO?

有追溯效力的公共產品融資概念背後的核心原則其實很簡單:相比於就未來會有用的東西達成一致,就已經被證明有用的東西達成一致更加容易。就已經被證明有用的東西達成一致,往往也是產生分歧的來源,但即便如此,其本身也算是一種分歧,因此仍然可以通過一些現有投票機制(比如二次投票、甚至是常規投票)獲得不錯的頂級判斷(top-level judgements),而就未來會有用的東西達成一致則更具挑戰性。對於營利性行業來說,我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建立一個生態系統,人們可以在其中創建初創公司並吸引投資人對其進行投資,最終在正確的時間獲得回報。因此,與其完全重新發明一套新機制,不如創建一個完全相同的機制,只是這個機制是個「面向公共產品的版本」。

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我們可以稱之為「Results Oracle」,它可以為公益項目提供資金。長期來看,Results Oracle 可以通過協議費用獲得資金支持(舉個例子,如果由L2 項目實施,排序器拍賣就是一個候選項)。但與其他公共產品融資DAO 不同,Results Oracle 可以追溯資助的項目,只要某個項目被Results Oracle 認定為「已經開始提供價值」,那麼這個項目就能獲得獎勵。

實際上,這種「Oracle (預言機)式」的設計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很多問題其實已經長期存在,比如代幣投票等幼稚方法(具體可參閱Vitalik Buterin 的兩篇文章《Notes on Block Governance》和《Governance, Part 2:Plutocracy Is Still Bad》),因此我們最好以迭代的方式來解決。一個簡單的早期版本,可能來自於實施該計劃的生態系統中精心挑選的約20-50 名技術熟練長期貢獻者。隨著我們對去中心化治理的理解逐步提升,該計劃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改進。

Results Oracle 可以將獎勵發送到任何地址。以下是它可以向哪些地址發送獎勵的一些可能想法:

  1. 一個獨立的個體或組織:主要負責實現項目;
  2. 一個智能合約:其中約定了固定的代幣分配方案,比如按照對項目的貢獻時間和/ 或貢獻資金向不同的個人和/ 或組織分配代幣;
  3. 一個項目代幣:其供應江北分配給為項目貢獻時間和/ 或金錢的一個或多個個體和/ 或組織,項目代幣可交易。

在第一種情況和第二種情況下,Results Oracle 只會向接收者發送資金。它們都可以按照代幣分配方案和合約來實現,即:接受資金並根據特定分配立即將資金重新分配給接收者。

第三種情況,項目代幣,則是一個相對更激進的想法——本質上,相當於為Results Oracle 準備提供資金的項目創造了一個預測市場。 Results Oracle 可以使用自己的資金來為代幣設置一個價格下限:如果Results Oracle 分配了一定數量的獎勵(比如X 美元),並且該項目有代幣總供應量為N,那麼它會發布一個待執行委託訂單訂單,以「X/N」 的價格購買代幣的全部供應量。

Optimism 的公共產品融資機制實踐: 如何可持續的為公共產品提供資金?

通過設置價格下限(而不是一次性結算)來提供資金,可以讓Results Oracle 多次獎勵同一個項目。同時,還允許項目代幣從Results Oracle 和其他渠道獲得獎勵,比如:其他資金授予機制、類似NFT 的收藏價值、以及項目自己的經濟模型(如果以後有的話)。多重獎勵可以通過從預先存在的訂單中提取資金,並使用合併資金(combined funds)創建一個設置更高價格下限的新訂單來實現。

Optimism 的公共產品融資機制實踐: 如何可持續的為公共產品提供資金?上圖:價格軌跡示例

由於任何人都可以為任何事物創建項目代幣和代幣分配方案,因此項目內的貢獻水平可能存在分歧,從而導致同一項目存在多個相互競爭的代幣分配方案(或項目代幣)。在這種情況下,Results Oracle 必須決定哪個項目有價值,以及哪個項目代幣或哪個代幣分配方案可以更好地評估貢獻。坦率地說,目前完全避免出現這種情況(判斷),因此只能寄希望於在特殊情況下才需要這麼做。


謝謝Vitalik Buterin!

種子輪階段的融資手段

上文中,我們提出的是一個多層次的生態系統,但如果您想快速構建一個全新的生態系統,最困難的就是起步階段,那麼如何在這一階段為生態系統提供幫助呢?實際上,可以採取以下三個策略:

  1. 通過項目和基金會的贈款計劃募集資金;
  2. 在Uniswap 上出售項目的公共產品代幣;
  3. 二次方募資(Quadratic funding)。

結論

非營利模式可能更適用於維護已經構建的代碼庫,但創業項目在起步階段非常困難,絕大多數初創公司都沒有以任何形式的退出機制,對於免費開源軟件(FOSS)項目來說就更難了。這些項目通常依靠一小群高度敬業的人緩慢推動,他們因為真正熱愛才願意付出勞動。另一方面,捐贈並不是一個足夠穩定的資金來源,更無法讓團隊有效評估後續發展路徑。更重要的是,贈款不足以提供有競爭力的薪水,僅僅因為熱愛而在某個項目上工作——這種「正當理由」並不能讓你有足夠的錢來支付賬單。

人們總是願意鼓吹奉獻主義,甚至把那些奉獻的人捧成英雄,但他們創造了巨大價值,甚至我們每個人都成為他們開發的產品的「狂熱用戶」。鑑於此,我們難道不應該希望他們也得到報酬嗎?

通過為開源軟件(OSS)項目提供退出機制,我們其實也能吸引更多投資方為「英雄們」提供資金支持。從「推出」開始逆向工作,開源項目現在也可以盈利,難道這不是件好事嗎?

來源鏈接:medium.com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鏈聞ChainNews 立場無關。文章內的信息、意見等均僅供參考,並非作為或被視為實際投資建議。

.



Source link